聯誼會上,大夥懷念起童年往事。

aro:「我小時候長得白白淨淨的,我媽媽還把我的頭髮燙起來,所以大家都以為我是小女孩。」

小明:「那麼你一定很受困擾吧!」

aro :「可不是,就連班導師也誤認為我是女孩子,還讓我坐在女生那一排,後來我的母親就把我的頭髮剪掉,讓我恢復男兒本尊。」

小明:「哈哈!你那位老師一定會大吃一驚吧!」

aro:「不!最吃驚的是每天等我上學、幫我拿書包的那位男同學。」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