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什麼時候起,當自己哭泣時,就認定自己是愛了,有時愛來的太容易讓自己迷失,有時愛已經遠離,才想到哭泣,可,久了,沒有痛,一切都會好,所以我恍然,我並非是懂愛的人,我或許只是一個愛哭的人罷了。

而後。

當眼淚不在,只剩牽掛,或許還有那麼點心痛時,你是否該放手?

放也就放了,拉住可能就要開始學著愛下去。

開始也就開始了,快樂憂傷一個都不能少,嬉笑,打鬧,時時的甜蜜以及切齒的怨念,循環,輪回。

再而後。

牙齒上的辣椒,衣角的口水,我肩膀上你的鼻涕,你懷裏我的長髮,愛情裏的邋遢,只證明更愛,別無其它。

這一切成了習慣,相依相持,才知道,愛不是那一時對你的承諾,而是一路走來的點滴記憶,深深印刻在你心中,揮之不去,更不舍得移除。

再再而後。

當你不在,永遠不在時,我眼中的淚水才成了對你深沉的愛。

那種痛,是痛到會傻傻的說,當初為什麼不放開我,如今我便不會這般難過。

再再再,而後。

某一天,笑著流淚,說,親愛的,我來了。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