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已然臨近,樹枝上邊連黃色的枯葉亦不多見了。

前幾天竟是冷的讓人手腳發木,當然這樣的冷是因為自己的大意,在離開高雄時天氣風和日暖,誰知剛到外地不到一個星期氣溫下降,沒帶幾件衣物的自己著實嘗到了冷的發抖的滋味,裹著朋友的棉衣感激涕零。

回台北那天也是冷的緊是朋友和一位親戚送行,等車時衝著手心哈氣朋友笑著打趣說「真是少見這樣怕冷的人,難不成是你的羽絨服不保暖,要不還穿我這件回去得了省得別人看見你更覺得天冷了。」

上車後靠著窗戶看了一路的蕭條過盤山公路時車速慢了下來,道路兩邊枯草遍地偶而有失了綠葉的野菊花在冷冷的風中舞著;山上的樹和灌木襯著白白的日光構成了一幅深秋圖竟讓人不由得將身體往座位裏又靠了靠,冷。

眼前的景色讓我想起來了家鄉的楊樹林這個季節大概也是蕭條的很,每次坐車離開家時都會經過那片樹林,十多年了裏邊的樹黃了綠,綠了黃。

回去時看見林子便已然嗅到了家的味道,離開時看見林子總是好多的不捨,不管樹葉是黃是綠終究能看到便已是一種幸福。

到台北後給朋友打電話報過平安,母親的電話便已經到了,說怎麼跑到北邊去了不凍你才怪還不拿衣服,要不親戚打電話說讓你捎回來了東西本我都不知道你去了外地還發燒發幾天這麼大了讓人不省心。

掛斷電話淚便落了下來,那幾句簡簡單單的話是最貼心的關懷。

在父母心中不管是幼時拉在他們手中的小男孩還是現在已成家在外的女兒都是他們的牽掛,在他們眼中自己永遠是需要他們操心掛念的人,那兩鬢的黑發已經發白背影也不再挺然可他們的心卻還停留在小男孩落地時的呵護,冷時在擔心你穿得暖不暖、熱時在擔心你身體怎麼樣,在家時把你捧在手心裏、在外在時把你放在思念裏,春夏秋冬拿筆在日曆上畫上你離開日子盼著你的歸期。

喜怒衰樂和你連在一起,他們窮盡一生的操心和牽掛在詮釋著他們的愛。

淚淌下,心也在難受。是啊天冷了,父母在為自己牽掛可自己離開家這麼多年來,問候他們冷暖的電話竟然屈指可數,有時父母打電話來時那邊細致的叮囑著自己,也只是嗯啊或知道了便掛斷電話,接著該忙什麼接著忙什麼從沒想過那些問候裏盛滿著的親情,連一句關懷的問候也吝嗇的沒有留下。

都說可憐天下父母心,可真的在忙碌的生活中為父母留下一片空間的兒女們有多少人能真正做到,也許生活或感情中的許多不如意、工作中許多的壓力真的讓你身心疲憊會讓你失落頹廢但這個世界上卻永遠有一個讓你可以哭,可以倦起來添好傷口重新來過的地方,你失敗了他們會比你更難過,你受傷了他們會比你更心疼。

為了你他們願意付出他們的一切,只要看到你過的好,平平安安便是他們最大的心願。

這便是用白髮和皺紋拉著你的雙手用愛伴你長大的父母。

秋走了冬來了,過完這個冬天父母便又蒼老了一歲。

不管能不能守在父母的身邊,天涼了,讓自己多份牽掛。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