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到痛了,痛到哭了,於是選擇了放手。放手是一種無奈的絕望,痛徹心扉。

當曾經珍愛如生命的人即將相逢陌路時,才恍然大悟:原來,曾經以為的天長地久,其實不過是萍水相逢。

曾經以為可以這樣牽著手一路走下去,可是放手了才明白,一切只是兩條平行線偶然的相交,當一切都煙消雲散,平行的依舊平行,即使相隔不遠,也已是人各天涯。

勇敢的代價是自己先放下,承認失敗,接受無奈,輕輕地嘆一口氣,祝福他今後幸福快樂,從此心若止水,難起波瀾。

蜷縮在角落,等待著傷口平復,體會著敢愛敢恨敢失去的灑脫。

幸福的感覺也許只能剎那,剎那過後,是一個人的精彩。

放手後的日子,總是落落寡歡,會莫名地為了一首歌、一部戲、甚或是一句話而淚流滿面,總覺得天是黑的,雲是灰的,總覺得失去了生活的意義。

可是,朋友告訴我:你什麼都沒有失去,你只是回到了認識他以前的日子。

我釋然,就像煙花不可能永遠掛在天際,只要曾經燦爛過,又何必執著於沒有煙花的日子?

我們都是平凡的紅塵男女,掙不出愛恨糾纏的情網,逃不過愛與被愛的旋渦。

心碎神傷後,是漫無止境的寂寞。

寂寞嗎?

或許吧。

但是細細體味寂寞後的瀟灑,想想除他以外的快樂,想想再也不用為了猜測他的心思而絞盡腦汁,會不會輕舒一口氣,感覺輕鬆一點?

是真的放開了吧?

可以平靜的面對他或她,縱然心裏有種隱隱的說不出的酸楚,可是我不再落淚,哭泣是因為一個人的記憶在心裏,無論怎樣也不肯散去。

我曾經一遍遍地聽薑育恆的那首《愛我你怕了嗎?》,那是我最愛的一首歌:「愛我你怕了嗎,眼淚妳忘了嗎?心在等雨在下,熱淚已到臉頰;愛我你怕了嗎,心莫非死了嗎?再一步,也不過是懸崖。」

我一次次的問自己:「愛你我怕了嗎?」

答案是肯定的,怕了,我是真的怕了。

千瘡百孔的心脆弱的 再也經不起痛入骨髓的折磨,於是放了她,也放自己一條生路,把她凝結成一幅畫,深深地刻在腦海裏,看著,想著,可是不會再做畫中人。

置身畫外,才能更好地欣賞畫的美麗,不是嗎?

用力地握握手,真誠地說一聲:「再見,珍重!」

轉過頭,灑脫地走掉,讓背影深深地烙刻在她的腦海裏。

當你能夠用釋然的心態去回憶你們曾經的點點,你就可以體會到放手後的美麗。

上帝讓我在錯誤的時間遇見了妳,我哭了;但是,上帝是公平的`牠讓我在正確的時間離開了妳,妳會哭嗎?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