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的時候,她知道他喜歡吃蘋果,可又沒太多的錢,於是只能買那種成堆稱來的等外品。

那些蘋果,有的已經打皺,有的小得可憐,可是用不多的錢就能買來一大堆。

她坐在宿舍裏細心地削著蘋果,一個接著一個,纖細的手指很靈活地轉動著一把水果刀,長長的蘋果皮沒斷過一截。

她削得很認真,很緩慢,把爛的皺的巧妙地剔掉,然後把削好的蘋果又切成很薄的片,盛在一個磨花的玻璃盤子裏,將幾支細細的竹牙簽插在蘋果上,端給他。

兩個人互相餵著吃下這些甜中微酸的蘋果,覺著那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他說她削蘋果的時候最美麗,溫順可愛,我見猶憐。

她笑了,呵呵,「如何讓你遇見,在我最美麗的時刻,為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讓我們結有段塵緣。」

因為蘋果,他們結婚了。

婚後的生活忙碌而緊張,為了生活打拼發體系每天都在充斥。

漸漸地,他們不用再買次等的蘋果,他們可以買地道的紅富士蘋果,又大又紅卻讓人沒了削它咬它的欲望。

她陷在柔軟舒適的沙發裏,咬著一個沒削皮的蘋果,無聊而乏味。

茶幾上擺著一個缺口的蘋果,他剛咬了幾口就接到電話回公司裏去了。

她望著窗外,眼神飄忽,以前為他削蘋果、一起吃蘋果的那份心跳和心動哪裏去了呢?

時光永遠不會停歇,它不動聲色地催老了兩個人。

當孩子成家立業,他和她已雙鬢斑白。

她病倒躺在醫院休養的時候,他帶來幾個蘋果,抖動著水果刀戰戰兢兢地削了一個蘋果。

他發現蘋果並不好削,好幾次蘋果皮險些因削的力量不勻而斷掉,他想起年輕的時候,她曾為他削過的無數的蘋果,那需要怎樣的一煩惱耐心和專著!

流逝的歲月裏他丟失了太多為她削蘋果的機會,老來才想起,丟在蘋果裏的光陰已一去不復返。

他把削好的蘋果切成幾瓣,插上牙簽,輕輕地送進她的嘴裏,旁邊的收音機裏傳來一個淒淒啞啞的聲音:「一盞燈,兩個人,一點音樂,就是這樣,半生的故事,便流瀉而去。」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