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火車上,一有閑置,我喜歡一個人坐在窗前默默地看風景,心情可以是多種多樣的。

有時候會觸景生情,有時候會思緒萬千,有時候是利用這難得的閒情想想平時都來不及想的事,有時候什麼都不想就那麼木然地望著窗外發呆。

在我看來,任何一種狀態都比打打鬧鬧強。

在這獨處的時候,我能夠清晰地感覺到時間的存在。那噹噹的鋼軌撞擊聲,時刻提醒我時間跟火車一樣飛奔,時間一點一點地溜走,我一天一天地變老。

而坐在窗前看景物源源而來,疾馳而去,更能感受時間有形的流動。

當我們面朝火車行駛的方向而坐,我們看到的景物是緩緩地向我們移動而來,像一個慢慢拉近的鏡頭。

而當我們背朝著火車行駛的方向而坐,我們看到的景物都飛快地離我們遠去,有時快得讓人來不及看清楚,來不及思索。

用這來比喻我們的展望與回憶是恰當的。

當我們面朝火車行駛的方向而坐,我們就像是在展望,期望我們想要到達的目的地,遠眺我們想要實作品的目標;當我們背朝火車行駛的方向而坐,我們更像是回憶,回收往日,回看自己走過的曆程。

當我們展望未來時,前路漫漫,目標遙遙,時間過得如此地緩慢,有時一天仿佛10年之久;可是當我們回憶過去時,會發現時間飛逝如梭,那麼多曾經擁有的東西在不經意中消逝,有時10年竟像一天。

照說,朝前看,朝前走,路程只會一點點地減少,可回首的路越來越長。

為什麼前路遙遙無期,來路卻短暫如斯呢?

為什麼前路要我們一步步去丈量,來路卻可以一步跨回去?

難道真的是時間在迫害我們?

久思不得其解。

或許是因為人生就像解一道道的數學題,未來是不明的,是尚沒有答案的,需要我們一步步艱難地求證。

而過去,是一道道破解了的數學題,我們往往記住了結果,艱苦的求證程序卻被忽略了。

人生就像是一趟沒有回程的火車,人生的意義並不是要忙碌得停不下腳步,噹噹地跑到終點了事,人生應該是豐富多採的。

既要做人生的數學題,也要看窗外的風景,既要朝前看,也需要常常回首從前。

那些忙於工作,忙於賺錢,忙於奔命,忙得忘記了時間的存在,來不及靜下心看風景的人,有一天生命的列車突然到達終點,會不會覺得有許多的遺憾呢?

或許有吧,也或許沒有,每個人的旅程都不一樣。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