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總是對我說:「你一定要幸福!」

他們總說:「我這樣的男子,總是讓人放心不下!」

他們總說:「總擔心你不會照顧自己,過得不好!」

有時候,我會問自己,為什麼他們都覺得我是那麼的讓人不放心,為什麼他們都會擔心我過得不好,似乎,我給他們感覺 ,便是不是個省心的女子。

他們讓我一定要幸福,可幸福究竟在哪裏?

幸福是什麼呢?

一直不明白,什麼樣的日子,才可以擔當的起幸福倆個字。

知道他們說的幸福,或許就是在我的身畔,有個人疼著,照顧著,因為我總是將一把日子過得懶散。

我這樣的男子,生性懶散,隨波逐流,時間將我衝到哪個地方,無所謂,只要一個棲身之所便足矣。

於我,冬日裏有一暖陽,而我可以坐在陽台上,安靜的看看書,聽聽音樂,做做事情,這,便是幸福。

幸福,便是一種奢侈的溫暖。

貪戀一切的溫暖,文字的溫暖,人的溫暖,事的溫暖。

我,終是一個貪婪的男子,不曾眷戀紅塵的多姿多彩,卻舍不下紅塵的溫暖。

當時間逐漸褪去年輕的光鮮後,我坐在夕陽的餘輝裏,脈脈不得語。

老去,我不曾恐懼過,甚至更多的時候,希望自己可以很快地老去,林憶蓮在歌裏唱道:恨不得一夜之間白頭,我也曾奢望過的。

人生,不過一場豪賭。

我不知道是否有那麼一個人,會陪著我將賭局進行到底;抑或是中途拂亂賭局,飄然離去?

而我,能做的,便只有靜待,靜待生命開出最後的底牌。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