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似乎下雨了。

淅淅瀝瀝的聲音透過窗簾入耳,起身,收起掛在室外的衣服。

倚在窗前,擡首看天空,似乎有些日子沒有看見月亮了,這段日子一直下雨,下得纏綿,天空總是很底,有種錯覺,以為現在還是夏初。

心情也如天氣一般,糾纏於太多太多的無奈,無力的想要放棄些什麼!

習慣了簡單的日子,無法在這般復雜的勾心鬥角中存活下來,我沒有長在夾鏠中求生的小草那般柔韌,於是不是攔腰被折,便是委屈了自己。

而兩者皆不是我所願的。

於是,我重又回到不喜歡的文字裏,那樣熟悉的文字,又緩緩撥動心裏那根脆弱的弦,看著看著,便能感覺到那樣的潮濕爬滿了整張臉。

生命裏有很多定數,在未曾預料的時候就擺好了局,我想是對的,只是我們都看不到那麼久遠的未來,所以可以一路前行,就如我知道那些的病痛,會在每個季節交替,每個冬天來臨的時候,一如既往的來折磨,只是我不知道這樣的折磨會是輕的,抑或是重的,我無從得知,所以只有靜待,靜待來襲時那些深與淺的痛。

似乎已經是習慣了,知道它們總會在意料中的時刻,施施然的迆邐而來,於是不去閃躲,也不去防止,只是安靜的等待。

淚開始變得細致,不再是大顆大顆的從臉頰滑落,而是會從眼角慢慢的上限溢位,如同那蓄滿了水的杯子,在我不小心丟入一顆方糖之後,呈一條細線般的上限溢位,慢慢的、溫柔的上限溢位。

很久之前的淚,總是因為傷悲,或是感動,而現在,卻是因為那些簡單的溫暖,而這樣的溫暖,總是在離我很遠很遠的地方,明知不能觸及,卻依舊會渴望,會羨慕,會貪戀。

有些事情一定要用所能有的,竭盡全力的能力,來記得它。

因為,很多事情我們慢慢地,慢慢地,就會變得不記得。

是的,這一世,總是在不斷的遺忘,不斷的丟失,那些過往,甜美的、苦澀的、開心的、憂傷的,都會隨著日子的流失,慢慢的淡去。

那些傷痛,曾經一度想要忘記的傷痛,在某一個清晨醒來時,突然的,會變成一片空白。

我以為已經是忘記了,可是為何,總會在不經意又會回到那樣的從前,心裏依舊是那樣清晰的疼痛,是真的還不曾學會遺忘麼?

可是,還是那樣真實的,在一點一滴的忘記,只是有些東西,總還在的,碰到了,還是痛。

然後慢慢明白,我原來只是把它們塵封。

然後當某一天,在我拭去了那些覆著的灰塵時,它們,依舊光鮮如昨。

這個地方,住了三年,不曾想過要換,這樣的鬥室,於我,是個可以憩息的地方。

三年,不算長卻也不短,似乎也該習慣,可在心裏,為何我還是不安?

無法安然的入眠,在每個夜裏都會被夢魘糾纏,一身的冷汗,或是一臉的清淚。

在網上努力的徘徊到深夜,看著一個個頭像由晃動變靜止,由彩色成灰色,道晚安,祝好夢,而我依舊清醒。

若是可以,不要對我道晚安,不要祝我好夢。

若是可以,請對我說明天見,請祝我無夢。

我一直想要停止寫這樣的文字,努力地去嘗試著遠離,可是,這片瘋長的藤蔓,原來在很早很早的時候就已經纏繞了我的整片天空,現在,已經無法回到當初的那般純淨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