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不是幸運來敲我的門,而是我作好準備,才去敲開幸運的門。

我至今還保留的那一份帶領我進入職場的履歷表,足以說明這一切。

我用手工製作了一份圖文並茂、非常詳實的履歷表,一共有三十多頁,裏面還附有摺頁。

十六項目錄,首先是我的恩師吳思華的推薦函,接著依序是「基本資料」、「家庭狀況」、「學歷」、「主要修業科目」、「在學工讀經驗」、「軍旅」、「社會工作經驗」、「個性」、「興趣及專長」、「獲獎紀錄」、「寫作年表」、「人生觀」、「座右銘」、「抱負」、「希望與理想」,內容隨著後來工作經驗的累積而有更迭。

我的心思甚至敏銳到,為了怕頁數太厚嚇到人,看都沒看就丟到垃圾筒,所以在第一頁就先行附上一張摘要。





在「抱負」那一欄我寫的是:

「尋求具挑戰性且能發揮自我專長的職業,能為工作而生活得充實滿足,貢獻一己的力量,為團體長遠的生命而努力。」

還把「奉養父母,讓他們安享晚年」也列為抱負之一。





「個性」那一欄,我借用了師長或朋友通常對我的描述,包括了:

誠實、樂於助人、善解人意、文章寫得不錯、謙虛和藹、細心、觀察力敏銳、開朗的、有雙藝術家的手、樂觀活潑、坦白、從不打瞌睡、有創意、努力追求完美、易寬恕的、節儉、孝順。

這些都是別人眼中的我,雖然我從來不知道,「不打瞌睡」竟也是一種得天獨厚的美德。





而我自認有能力擔任的工作包括了:

1.企畫、行銷。

2.企業管理諮商、組織診斷。

3.分析、規畫、控制、協調。

4.市場研究、消費者意見處理。

5.編輯採訪。

6.以及上述工作之外,任何具有挑戰性能發揮潛力的工作。





非關創意

履歷表中所有的插圖都是我親手畫的,用現在的標準看,那份手工履歷表其實一點也不「炫」,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創意。

拜電腦之賜,如今的履歷表已經升級到聲光色俱全,電影「金法尤物」的瑞絲薇斯朋,為了申請哈佛法學院,不就聘請導演拍了一支泳裝亮相的影片,讓審查委員看得目瞪口呆?

但在很少人使用個人電腦的1986年,就我所知,這已經算是一項創舉了。

其實也非關創意,表現創意不是我的本意,我的想法是,只有一份這樣的履歷表,才能完整呈現自己。

我想要清楚的讓應徵的公司知道:我是誰,我會什麼,我做過什麼,我希望什麼,我對公司的價值是什麼,以及我要的薪水、職務、未來。

這就是「直效行銷」概念的應用。

所以我絕不是因為搞了一份奇怪履歷表,就冒出頭的幸運者。

應該說,大學四年,我用功念書,擔任家教,到大庭廣眾推銷英語漫畫雜誌,在大同磁器、松山分局、台灣礦工福利委員會、華商廣告和各唱片公司打工,也待過建築工地做粗工,我體會到勞動者的辛苦,也逐漸克服羞澀本性,磨練出說服技巧和人際溝通能力,所有的努力為的就是及早接觸社會以及試探自己,找出未來的方向,也希望求職時能夠加分,同時增長見聞,幫助我判斷一家公司的好壞。

這是一個沒有家世背景的年輕人,理解並掌握現實的方式。

我充分表達了自己,因此得到了面試的機會,而且在每一回面試之後,都會被面試人員帶去給公司高層「看一眼」,無一例外。

「你就是吳若權啊!」

大家像約好了似的開場白,讓我確定這份履歷表真的令他們印象深刻。

拜這份履歷表之賜,我開始了三十二家公司的面試之旅。

吳若權與你分享:創意不是一切。

「怎麼做才能表現創意?講什麼笑話才能引起注意呢?」

算是一種流行吧!

年輕人要去面試之前,很喜歡拿這樣的問題來問我。

我當然知道這是一個創意至上、沒有創意就等於死亡的年代,創意的本質就是「秀」,秀出差異,不按牌理出牌;但創意同時也是解決問題的能力,或者能夠提供不同的看法,所以光講創意光會秀,就好像只管穿什麼衣服,不管裡面塞什麼料,基本上是本末倒置了。

愛因斯坦說「想像力比知識重要」,但不要忘了人家是一個多麼有知識的大人物。

所以李家同教授寫過一篇文章訓勉「創意即一切」的新世代,要先有「知識」,再叫我「創意」第一名,我完全同意。

在求職這件事上,知識就是你的實力和你的專業,如果我是主考官,對於沒有內容的創意表現,我會對他說,對不起,請回家再用功。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