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拉底:「孩子,為什麼悲傷?」

失戀者:「我失戀了。」

蘇格拉底:「哦,這很正常。如果失戀了沒有悲傷,戀愛大概也就沒有什麼味道。可是,年輕人,我怎麼發現你對失戀的投入甚至比對戀愛的投入還要傾心呢?」

失戀者:「到手的葡萄給丟了,這份遺憾,這份失落,您非個中人,怎知其中的酸楚啊。」

蘇格拉底:「丟了就是丟了,何不繼續向前走去,鮮美的葡萄還有很多。」

失戀者:「等待,等到海枯石爛,直到她回心轉意向我走來。」

蘇格拉底:「但這一天也許永遠不會到來。你最後會眼睜睜地看著她和另一個人走了。」

失戀者:「那我就用自殺來表示我的誠心。」

蘇格拉底:「但如果這樣,你不但失去了你的戀人,同時還失去了你自己,你會蒙受雙倍的損失。」

失戀者:「狠狠地傷害她,我得不到的別人也別想得到。」

蘇格拉底:「可這只能使你離她更遠,而你本來是想與她更接近的。」

失戀者:「您說我該怎麼辦?我可真的很愛她。」

蘇格拉底:「真的很愛?」

失戀者:「是的。」

蘇格拉底:「那你當然希望你所愛的人幸福?」

失戀者:「那是自然。」

蘇格拉底:「如果她認為離開你是一種幸福呢?」

失戀者:「不會的!她曾經跟我說,只有跟我在一起的時候她才感到幸福!」

蘇格拉底:「那是曾經,是過去,可她現在並不這麼認為。」

失戀者:「這就是說,她一直在騙我?」

蘇格拉底:「不,她一直對你很忠誠。當她愛你的時候,她和你在一起,現在她不愛你,她就離去了,世界上再沒有比這更大的忠誠。如果她不再愛你,卻還裝得對你很有情誼,甚至跟你結婚,生子,那才是真正的欺騙呢。」

失戀者:「可我為她所投入的感情不是白白浪費了嗎?誰來補償我?」

蘇格拉底:「不,你的感情從來沒有浪費,根本不存在補償的問題,因為在你付出感情的同時,她也對你付出了感情,在你給她快樂的時候,她也給了你快樂。」

失戀者:「可是,她現在不愛我了,我卻還苦苦地愛著她,這多不公平啊!」

蘇格拉底:「的確不公平,我是說你對所愛的那個人不公平。本來,愛她是你的權利,但愛不愛你則是她的權利,而你卻想在自己行使權利的時候剝奪別人行使權利的自由。這是何等的不公平!」

失戀者:「可是您看得明明白白,現在痛苦的是我而不是她,是我在為她痛苦。」

蘇格拉底:「為她而痛苦?她的日子可能過得很好,不如說是你為自己而痛苦吧。明明是為自己,卻還打著別人的旗號。年輕人,德行可不能丟喲。」

失戀者:「依您的說法,這一切倒成了我的錯?」

蘇格拉底:「是的,從一開始你就犯了錯。如果你能給她帶來幸福,她是不會從你的生活中離開的,要知道,沒有人會逃避幸福。」

失戀者:「什麼是幸福?難道我把我的整個身心都給了她還不夠嗎?您知道她為什麼離開我嗎?僅僅因為我沒有錢!」

蘇格拉底:「你也有健全的雙手,為什麼不去掙錢呢?」

失戀者:「可她連機會都不給我,您說可惡不可惡?」

蘇格拉底:「當然可惡。好在你現在已經擺脫了這個可惡的人,你應該感到高興,孩子。」

失戀者:「高興?怎麼可能呢,不管怎麼說,我是被人給拋棄了,這總是叫人感到自卑的。」

蘇格拉底:「不,年輕人的身上只能有自豪,不可自卑。要記住,被拋棄的並非是不好的。」

失戀者:「此話怎講?」

蘇格拉底:「有一次,我在商店看中一套高貴的西服,可謂愛不釋手,營業員問我要不要。你猜我怎麼說,我說質地太差,不要!其實,我口袋裏沒有錢。年輕人,也許你就是這件被遺棄的西服。」

失戀者:「您真會安慰人,可惜您還是不能把我從失戀的痛苦中引出。」

蘇格拉底:「是的,我很遺憾自己沒有這個能力。但,可以向你推薦一位有能力的友。」

失戀者:「誰?」

蘇格拉底:「時間,時間是人最偉大的導師,我見過無數被失戀折磨得死去活來的人,是時間幫助他們撫平了心靈的創傷,並重新為他們選擇了夢中情人,最後他們都享受到了本該屬於自己的那份人間之樂。」

失戀者:「但願我也有這一天,可我的第一步該從哪裡做起呢?」

蘇格拉底:「去感謝那個拋棄你的人,為她祝福。」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