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與劍的糾纏,分不清到底是夢境還是現實。

我在春日里睡去,滿眼的繽紛,或許只是最原始的希冀。

不願在秋月中甦醒,陰晦下藏不住泛黃的記憶。

搖手十里長亭,無關風月,總似暖日撫過清晨的露水,一種開始,一樣消失閉上眼感受那個不知年代,不知地點,不知自我的畫面。

如佛語,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

夢境依舊,低頭細語,笑談風聲,揮揮筆,是那望眼欲穿的秋水。

桃花與劍的糾纏,分不清到底是真實還是謊言。

笑魘怎比桃花,一種無常,一種凋謝。

看那春去秋來,又一夜的春風。

不願醒來,因為不願分清夢境與現實。

如那桃花與劍一般,斷不了的糾纏。

紛亂飄零的花瓣,劍依然在舞,如畫定格。

見山還是山,見水還是水。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