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上天也有感應,那麼我寫下這些字的時候,是不是就要有人沉默。--題記

為什麼我不能記得初來這個世上,第一眼見到的世界的模樣呢?

我問自己,為什麼會不小心,在我的眼睛還一塵不染的時候,忘記記憶。

有那麼多那麼多,那時候,我還不認得的色彩,我媽對我說,你還沒有睜開眼睛的時候,你已經學會哭泣了。

可是我不記得為什麼,在我第一次接觸空氣時,我就會那麼歇斯底裏的,落淚。

明明,有那麼多那麼多,那時候,我還不認得的色彩,我卻要在淚眼中,辨認他們。

我也不記得,我第一次笑的樣子。

我好想見一見,笑容是怎樣掛上我的嘴角的。

是不是很漂亮,比,那麼多那麼多的,我那時還不認得的色彩,還漂亮?

為什麼我不記得,眼淚和笑容,是怎樣來到我的生活裏的。

可是,春天剝落的晨光,零時泯露的初荷,起風就會褶皺的池水。

我,還可以記得。

可以那麼多,那麼美,那麼靜。

可以不必有笑容,也可以不必落淚。

可以,站在一邊,把那麼多那麼多,我曾經不認識的色彩,用一支筆,辨認出來。

我還記得,誰來過,誰走過。

喘一口氣,喝一口水。

閉了眼睛,想心事。

有一曲音樂,真好。終於有一樣東西可以不用眼睛去看。

如果,我說如果,我看不見了,也,或許聽不見了,我也許就不知道自己是否哭泣或是,有笑容。

那樣子悲哀麼?

喘一口氣,喝一口水,閉了眼睛我在想,不悲哀。

不悲哀,我的一片黑暗裏,還有一個春天,還有一朵初荷,還有一池水,被風吹一吹,就漾起波光。

如果有天注定,黑暗裏,我將忘記是否死亡。

黑暗是最令人恐懼的東西,我如果在那裏安定,我將,什麼也不怕。

我常想,為什麼不願意相信天意。

為什麼固執卻勇敢,和名叫命運的東西,拼死相對。

現在,我不想了,如果上天有感應,他會知道我有,多麼溫順,多麼聽話。

我一點也不吵鬧,可不可以不要收回已給予我的東西,還有很多色彩,我不知道是什麼呢,請讓我擁有。

如果我有祈禱就會有實作品,那麼,我不要光明只要溫暖,可以麼?

天好藍,好想爬上屋頂,這時的風,一定很柔和。

原來,高樓也不是那麼高,心再想飛,也摸不到雲。

人生那麼那麼,漫長,摸得到一片雲,又算什麼願望。

如若只有一個白晝、一個黑夜,那些拼命想要的,還叫不叫欲望。

我真想揉清模糊地眼,小心的幫別人擦乾淚。

怎麼不是每個人都明白,既然都不記得眼淚是,怎麼誕生的,那還擁有他,做什麼?

如果,一個白晝、一個黑夜還會有空白,我希望,我希望,我希望,空白也是,愛。

其實,這樣閉著眼睛不看東西的感覺,也不錯。

有好多可以因為閉了眼睛,就不再想要的東西。

錢?

權利?

揚名萬裏?

睜開眼睛看起來那麼重要的東西,閉了眼睛喝一口水,就覺得,淡淡,淡淡。

可惜從前為何不知,眼見身邊的人,那麼狠,那麼決絕,損傷愛。

原來我有兩個口袋,左邊裝著不知道,右邊裝著,不明了。

要不是天注定,我永遠都不會知道有些人怎麼來過,有些人怎麼會走,有一個人怎麼會在這時,出現。

要不是天注定,我怎麼會再把,損傷的愛,再拿出來,縫補,在即將可能的黑暗裏,弱弱的,信任。

要不是天注定,溫暖怎麼只在寒冷過後,倍顯重要?

要不是天注定,我為什麼不記得,在我第一次接觸空氣時,我就會那麼歇斯底裏的,落淚。

如果一切天注定,那麼,我會懂得愛,會相信愛,而不再在,淚眼裏,辨認那些我不懂得色彩!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