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正在等待什麼?

幾乎每個人都有正在等待的東西,因此我們常常期盼時間過得快一點,讓我們指望的那一天到來。

時間就這樣不明不白地流走了。

如果讓你每天扔掉100元,你肯定不幹。

但是你常常輕易扔掉更加寶貴的時間。

假定你現在35歲,按照平均壽命80歲計算的話,還有45年的時間,一共是16425天,每天扔掉100元,你這一生也就扔掉160多萬,這個數字不過是北京一套房子的錢,但是你會心疼得不得了,絕對不會幹這樣的蠢事。

但是你的生命才剩一萬六千多天,你卻常常一扔就是十幾天、幾十天,僅僅為了等待某個日子。

每一天,你都在迷茫中讓時間匆匆過去,頭腦裡想的都是將來要如何如何,等到將來生命快結束的時候,你發現一生都扔掉了。

同樣地,昨天發生的一些煩惱事,你不僅讓它進入夢裡,還讓它成為第二天一睜眼就考慮的事。

當心靈蒙上了太多的灰塵,世界因此就暗淡下來。

我們常常回想童年的歡樂時光,並認為現在的苦悶是社會、家庭的改變導致的。

其實不是,不管什麼時代,人們都是在越小的時候越容易歡樂。

原因就在於人習慣於背上過去的包袱,它使我們沒法把注意力集中到當下真實的世界。

對於一個兒童來說,去動物園看猴子、在大街上看行人、吃飯喝水、上學回家,都是會讓他興奮的事。

每一處景色都是新鮮的,他沒有過去的包袱隔在心靈和世界之間。

假使你能設想自己仍然是一個兒童,一無所有,那麼你每天的選擇也許會全然不同。

假使你沒有身份,沒有地位,也沒有財產,那麼每一個人對你而言都是珍貴的(想像一下在一個孤島上常年見不到人的情形);每一餐飯也都是可口的,好像你從來沒吃過它;每一件東西都只得用欣賞藝術的眼光去審視,因為你對人類智慧能變出這麼美的東西感到驚奇。

放下包袱,及時清空自己的心靈,你就能感受到一個不一樣的新鮮世界。

也許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那麼你就把每天入睡當做生命的終點,準備上床後再也不會起來,一些僧人就是這麼做的,他們會把自己用的碗倒扣在桌子上,意思是從此以後再也用不著它了。

這並不完全是一種假想,誰也不知道死亡什麼時候到來。

如果第二天醒來了,我們就把自己當做一個新生的嬰兒。

你會發現每一個人都很友善,一個嬰兒怎麼會有仇人呢?

每一聲鳥啼、每一朵花兒都是令人興奮的,因為你從來沒有聽過、見過它們。

我們必須學會清空自己,否則,人生就不會被光芒照亮。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