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水而居

心淡如水

飲水的古人頭頂圓月

從各個朝代走出走入

時間傾斜成詩篇

臨水的我

洗耳恭聽

禹,和我一樣不懂詩

懂水

三臨不入的堅定

令多少土痴迷

於是,水隨岸行流

多少年後

一位古人,還年輕

身披紅裳,甘心為土

又一位古人被感動了

竟用生命揮毫

為此,後人津津樂道不已

與水而伴

心如潮湧、澎湃

水飛速而瀉

古人舉起的劍矛

抵不住時間

逐漸蒼老

故事未老

學詩的後人接踵而來

腳印越邁越深

岸越築越遠

積滿屍骨

飲水而安

心澈如泉

貽笑了古人

岸還是土

借鑒了古人

水還是又一次氾濫

而束手無策

我手捧文明

用電腦選擇

與水私奔

或者等待更古老的方式

為此,時間煎白了多少

少年頭

臨水,水倒影一河蒼茫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