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候,我們都還很年輕,青春明媚得如陌上花開蝴蝶飛的原野。

單純的初戀像一朵半開的花,似綻非綻的姿態,若有若無的馨香,如此清淺的愛。

如果你我注定要離散於茫茫人海,那麼多年以後,當我們曾經新鮮的愛情已在歲月中慢慢陳舊,你是否偶爾還會記起我?

記起你的世界我曾經來過?

華燈初上的城市,多兩個人悲劇散場,看著他們,就濕了眼眶,白梅暗香裡定格的初吻,一個又一個九年映射的愛恨交織,當美好的愛情如璞玉般脫穎而出,相愛的卻不能愛下去,多想沉浸在年少美好的愛情裡不願醒來。

那藍色純淨天空下的日子,滿是粉色甜蜜的回憶,纖塵未染的青春年少,如此懷念。

早已長大成年的我們是否再也不會有晶瑩清澈的雙眼,再也不會有仿若時間停滯世界靜止的悸動,再也不可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激烈的心跳。

多想回到美好的初戀時光,空氣中似乎永遠瀰漫著年少的純真快樂。

偶然四目相遇,臉頰都會不由自主的微微泛紅,第一次牽手的暈眩,唇瓣重疊那一刻觸電般直至指尖的全身發麻,如同雪花般晶瑩剔透的愛情,讓兩顆心甜軟如飴糖。

青澀年少,隱秘的心動與喜歡,獨有的細膩情愫流露,成年之後便再也無法複製的純真美好畫面。

漫漫人生路,初戀與初吻,情愛初體驗的一切最令人難以忘懷。

無論以後的風雨歲月如何變遷,它們始終如同刻刀鏤在石碑上的凹凸痕跡,哪怕用上一世光陰也無法將其完全風化。

如雪般短暫的青澀之戀,難以形容的美好,顫慄羞怯甜蜜喜悅,如同一大塊貯在心中的糖,可以供一生無限回味的甜。

開始的時侯,我們就知道,總會有終結。

愛情,始於雪落,終於雪融。

樹梢上積著的最後一點殘餘的微雪,在陽光下一點點融化。

滴滴答答的滴水聲,彷彿一段隱約的哭泣。

雪落時,愛來了,雪融時,愛走了。

年少單純的愛,短暫如雪。

雪融成水時,愛也隨之消失了。

那麼溫柔地相愛,所以那麼暴烈地相憎,那麼甜蜜地幸福,所以那麼痛苦地彼此傷害。

以前有多麼的喜歡,現在就有多麼的怨恨。

怨恨著的同時,卻又還是愛著。

在這樣錯綜複雜的情愫中陷入深深的痛苦。

愛一個人,便注定了將伴隨綿長的痛苦。

這恨源於愛,沒有人會去恨一個陌生人,畫室裡偷偷的握手,梅樹下羞赧的初吻,都是彼此生命中最初最美的玫瑰色記憶。

怨恨的,只是彼此的無情。

那時候,我們都還很年輕,青春明媚得如陌上花開蝴蝶飛的原野。

單純的初戀像一朵半開的花,似綻非綻的姿態,若有若無的馨香,如此清淺的愛。

然而,在很年輕的時候,無論是你、或是我,都還不曾學好愛情這門功課。

在愛的課堂上,我們一起交出的,是同樣錯誤百出的答卷。

那麼溫柔地相愛過;也那麼暴烈地相憎過;那麼甜蜜地幸福過;也那麼痛苦地傷害過。

紛繁複雜的離合聚散後,曾經愛過的人,最終變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各自行走在各自的人生路上,漸漸成長,慢慢明白,年少時我們真的不懂愛情。

一別經年,「你都如何回憶我?帶著笑或是很沉默?」

人海茫茫中,倘若有緣再相見,我們可還有機會重新來過?

又抑或,我們已經再也回不去了?

如果、如果你我注定要離散於茫茫人海,那麼多年以後,當我們曾經新鮮的愛情已在歲月中慢慢陳舊,希望、希望你偶爾還會記起我,記起你的世界我來過——如同蝴蝶來過花兒家,在那陌上花開的青春年少。

緣起緣滅,緣濃緣淡中,能做到的,只是在因緣際會的時侯好好的珍惜那短暫的時光。

曾經相遇總勝過從未碰頭,兩敗俱傷似也好過從未相愛。

濃重的悲傷裡,走不出純真的年少愛戀,相愛卻難以相守,離散於茫茫人海,一別經年,初戀種在心底的思念,就像蝴蝶飛不過滄海。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