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著,滿心的疼痛,醒來,依然是滿心的的疼痛。

曾經刻骨銘心,如今惟有清夢作陪,為什麼,還是那麼清晰的疼痛?

為什麼,就不曾有片刻的歡喜?

記得遇見,是在微笑的日子裡,陽光、水泉、路徑、花香、柔媚、無不吸引著我綰以清茶洗亮的眼睛,彈撥我心底的闌珊詩意,並欣喜著,繾綣著歷程於一季歡悸的心情旅途,那些時日,百煉剛也化作繞指的柔。

凝眸窗外,掩映眼裡的,怎堪仍是寂寞靈魂的底色。

曾行走在清幽的月光裡,曾試圖豐盈無數殘缺的溫暖,明媚濃厚的夜色。

未曾料想,紅塵一夢繁華盡,轉眼是分離,終是相思不再醒來,明月獨自升空,再也無力彈唱三世芳華。

歎世事,五百次的回眸,也只能換回與你在萬千人中的擦肩而過。

從此,再不問前生後世,緣淺緣深,單是這一場輪迴,就已枯了千年守候。

常撫夜寥想,人生若只如初見,多好,生命的盛宴,再不會轉眼成曲終人散的陌落。

是誰在塵世寂寞的輪迴裡翻雲覆雨?

今生的前世,誰在水之湄,靜候成石?

又是誰在百花深處的幽靜中心皺難舒?

今生的來世,誰是池中荷,安之若素?

唯有者,情殤而已!

繁華似錦的流年,換了一季又一季,舊時的衣袂,等不來曾經的玉骨留香。

恬然,最華麗的風月情濃,也是最悲憫的相顧無言。

說珍重,長夜漫漫無期盼。

道別離,夢裡縈縈是旖旎。

沒有了風的夜晚,似乎缺少了點什麼。

不知何時,莫名的就喜歡上了聽風兒掠過時那種蒼涼的聲音,隨後靜靜的聆聽它在遠處消瘦,直至帶著幾許遺憾消逝在城市的某個角落。

直到後來,有花兒隨風飄落在窗台,寡寡淡淡的落寞,才知曉,原來喜歡的,只是一種殘缺的憔悴,一種悸動的零落。

曾想過,或許它們只是在風的輕喚聲中,覺悟到自已曾經是有翅膀的精靈,於是它們便試著掙脫束搏,試著飛,輕輕地,像心緒一樣,就隨著風兒飛了出去。

見過鄉下一種小野菊,開的不是飛揚跋扈,凋零的也平淡無聲。

它的凋零是依隨季節一點點的變淡,一點點的泛白,然後不露痕跡地在冬的蕭瑟裡,和燦爛的季節一起老去。

我想,如果它有生命的載體,會不會也和我一樣,在夢裡去追尋那些繁花錦簇的時光呢!

今年的春,那一樹灼然的桃花依舊幽香滿徑,仍然還招搖著舊年的絢麗。

只是「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應了此岸銷魂,彼岸冷清的俗套。

時至今日,一些值得或不值得紀念的日子,一些可快樂或不值得引起波瀾的事,在消逝的足跡中慢慢陳舊,慢慢變淡,直到無法拾起。

而追憶似乎就這點價值,無理由地遺落曾經迷茫過的歲月,但惟我纏繞著的,是那些偶爾在腦中跳躍的記憶,也是最後虛掩心裡的一抹黛色!

至此,便有了淡忘春天的理由,從此不再為一幀仄仄的畫捲動容,不再為一片馥郁的嫣紅而迷醉。

捨了那暗燃的燭火灼傷的美麗期許,也捨了那散落一地拾撿不回來的念,如此,便從容了許多。

轉念回首,早已不見青燈古硯,紅妝伊人,清涼的茶盞再也氤氳不出淡淡的香薰,惟一絲裊裊薰香,兀然獨自飄逸。

逐輕輕一聲歎息,恍然若夢,如一段隔塵的煙雨般,迷離,而魅惑。

與夜糾纏太久,指尖有了幾許顫粟的薄涼。

驀然,那場落影淒清的惆悵,還有半闋淒淒的殘詞,寫就了一出完整的悲歡。

今夜,無風清涼,夢卻難寐,一縷幽魂,誰來救贖?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