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久了,便習慣了寂寞;一個人習慣了寂寞,便戀上了這樣的午後。

一抹暖陽幾縷清風,關掉手機找一個靜僻的所在,一個人靜靜地坐著也好,漫無目的跺著碎步也好,沒有刻意,也無需刻意。

我是一個喜歡安靜的人,這正是緣於我的懶散;我討厭繁瑣的事情,這也是緣於我的懶散。

我喜歡清澈見底的池潭,喜歡雲淡風輕的藍天,我討厭雲裡霧裡的謎團,更討厭面具般的鬼臉。

在我而言,安靜是家的味道,而家卻是我希望的終點。

因此,我迷戀這樣的午後,迷戀這一份懶散的陽光懶散的心境。

在這樣的午後,我回歸了自然;也是在這樣的午後,我找到了純粹的自己。

慶幸,這一個週末我又找到了我的迷戀,我懶散在午後的寂寞裡,放飛無盡的遐思。

這是個陽光明媚的午後,溫暖的陽光灑在身上很是舒服。

我攜著書卷和坐墊來到校園裡一個靜僻的角落,享受這春日暖陽的按摩,享受這難得的春日午後的寂寞。

也許是感覺太愜意了,竟看不進去書,索性閉上眼,只是靜靜地坐著,靜靜地感受著周圍的一切。

詩云「亂花漸欲迷人眼」,可這昏昏塵世中迷人眼的又豈止是亂花?

佛說「睜眼紅塵閉目菩提」,的確,不同的心境總會帶給人不同的感觸。

在我閉上眼睛的瞬間,忽然就想起了《大話西遊》中那一段經典的台詞「以前我看世界,都是用肉眼,但是在我死去的那一剎那,我開始用心眼去看這個世界,所有的事物真的可以看得前所未有的那麼清楚。」

的確,這肉眼和心眼便是兩種不同的心境,肉眼容易被迷惑,心眼卻能感受的那般真實。

然而現實中很多人卻過分的依賴了肉眼,總是睜圓了眼睛想要看清楚這個世界,但這樣的紛亂,我們的肉眼又如何能看的透徹?

我常常在猜想,人類或許是上帝傾注心血最多的一件作品,而現實肯定也只是我們和上帝之間的一場遊戲。

想必最初的人類應該和機器人一般,千篇一律毫無生氣。

後來,上帝將慾望裝進了人類的心裡,然後又將我們帶到了這個充滿誘惑的地方。

忙碌完這一切後,上帝便喝著咖啡靜悄悄地躲在天上,慢慢的欣賞著他的這幅作品。

這慾望的確是很成功的一筆,僅僅就這一筆,便讓人類世界充滿了生氣。

在充滿誘惑的舞台上,人類淋漓盡致的演繹著他們的慾望。

從此,這個世界上便有了悲歡離合,有了歡笑淚滴。

這一切在上帝看來是那樣的精彩,而對於身在局中表演的人類而言卻又是那般的茫然。

對於作品而言上帝的確算得上是一個很執著的藝術家,但是他並沒有我們想像中那樣慈悲,他只專注於作品的整體效果。

正如一個畫家在作畫時不會只用自己最鍾情的顏色一般,上帝也需要用悲劇去襯托他認為的完美。

因此,在悲劇發生時我們千萬別把希望寄托於上帝。

上帝其實也是很狡黠的,他清楚的知道,如果作品完全落入了他的掌握之中,那樣也就失去了欣賞的樂趣。

於是,上帝在給予人類慾望的同時,也給予了人類能夠自己掌控這慾望的自由。

如果說慾望那一筆用的很成功的話,自由這一筆便可以稱得上是高明。

這一筆自由,讓人類的演繹充滿了變化,這使得這場表演更加精彩。

也正是這一筆自由,讓上帝並沒有在世人面前留下一個惡人的形象。

自從添上這一筆後,每當人類在抱怨悲劇的痛徹的時候,上帝便有了開脫自己的理由:「我已經給予了你們選擇的自由,你們為何還要選擇讓悲劇發生?」

是啊,對於悲劇的發生,我們怨不得上帝。

有句古話,叫做「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在這場遊戲中,我們便是當局者,因此,迷惑便是必然的。

長久以來,我們總是在慾望中迷茫的追逐,不知疲憊,沒有盡頭。

有時候我們甚至不知道我們追逐的究竟是什麼,對自己又有什麼意義,但仍是一如既往的埋頭苦追,理所當然的在局中繼續迷惑。

而對於我們的迷惑,真的也怪不得上帝。

如果說慾望是上帝給予我們的情感催化劑,那麼自由便是讓我們能夠自主選擇的能力。

當我們在向上帝抱怨我們迷惑的時候,上帝依舊會很無奈的告訴你「我已經給予了你們保持清醒的能力,如今的迷惑只能怨你們自己不去運用自己的能力。」

是啊,靜靜地反思一下,人真的是很懶惰的,只是習慣被慾望推著走,卻忘記了自己完全有能力去掌控這慾望。

在上帝給予我們的「一茅一盾」中,懶惰導致我們的能力最終敗給了慾望,從此我們便淪為了慾望的奴隸,迷惘疑惑無有終日。

其實慾望這東西說白了就像荷爾蒙一樣,它刺激的是我們最原始的衝動,這種衝動我們完全可以理智的控制住,只是大多時候我們並沒有選擇去控制它,我們習慣了被這種原始的動力推著走。

這情形,讓我想起了石磨旁拉碾的驢子,眼睛被蒙在罩裡,不知道自己究竟要走向何處,只是一味的埋頭轉圈。

可是,我們終究和這頭驢子是不一樣的,驢子沒的選擇,但是我們有,只是我們不願去選擇罷了。

我們甚至為自己找了一個很堂而皇之的借口,稱這種原始的衝動為本能。

呵呵,本能?

懶惰就是懶惰,愚昧就是愚昧!

我們常常自譽為天之驕子萬物之靈,我們每每以我們擁有的文明來區別於別的動物,但是面對這種原始的衝動,我們的文明又到哪裡去了?

難道我們真的和那頭驢子一樣,沒的選擇了嗎?

閉著眼睛,靜靜地聆聽著微風與樹葉的私語。

原來,這麼多年來有些東西真的是改變了,而有些東西卻一如既往未有絲毫的變遷。

這昏昏塵世中,有些事情原來是冥冥中就早已注定的,而有些事情卻仍在等待著我們自己去選擇。

事實上,不論我們願不願去選擇,明天的太陽都會照常升起;不論我們有沒有去選擇,路依舊會走下去。

在這條充滿誘惑的路上,我不願像那頭驢子一般麻木的度過一生,我要自己去選擇我將前行的方向。

佛說「睜眼紅塵,閉目菩提。」

其實,這睜眼看到的便是這充滿誘惑的世界,而閉上雙眼後,靜下心來,我們聽到的卻是自己的心聲。

佛說「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

我相信,我的世界一定也是這般的獨一無二。

如此愜意的午後,享受著一個人的寂寞。

我不知道這寂寞還會有多久,但我能感覺到哪顆孕育在夢境中的種子正在悄悄地萌發,我期待著那份破繭而出的喜悅,期待著那朵獨一無二的幸福綻放的時刻。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