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展一方潔白詩箋,飽蘸滿浸淚血的硃筆,一次次地寫你的名字,詩筆攜淚血把一個個字塗成心的丹青。

五百年的佛前回眸才換來今生的與你擦肩而過,五百年的晨鐘暮鼓才換來今生的與你的美麗邂逅。

烙在心靈深處的名字刻在了我的前世今生裡,無與倫比的深情溢滿了我的心扉,一雙手的溫暖繾綣了我的永生。

你我是一個無法撰寫的傳奇,你我是一場無法如期盛開的花事,但我仍不忍放下手中的筆,淚,浸濕素箋;心,難以描繪;情思,難以掙脫。

當我,捧一軸古色古香的墨卷,階前獨吟「上邪!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你打馬匆匆過,可曾聽到我的吟哦?

當我,棹一方長長短短的船槳,在江南採蓮,你望穿田田蓮葉中衣裙影綽,可曾深情喚我?

當我,著一身飄飄揚揚的裙裾,在蓬塢草棚外汲水,你風餐露宿而來,驚鴻一瞥,四目交匯,你可曾與我訂下白髮之約?

不知道你我相遇,到底是命運眷顧,還是命運捉弄?

只記得江水平平,楊柳青青,你從水之湄河之洲走來,你從滄海桑田走來,你從天不荒情不老走來。

陽光靜如詩行,你在風中吟唱,你在宣紙上揮毫潑墨,你在高山之巔杖劍起舞。

桃花灼灼,蝶兒飛滿了天,隨風飄揚的是我的淺笑如鈴。

怎奈迷迷離離,山高水低,輕風扯不住流雲的裙袂,落花留不住流水的腳步,故事穿越不了紅塵的藩籬,蝶兒揮不動薄如蟬翼,冷雨淋濕了一生的思量一生的等待。

纏綿,可會被剪斷?

諾言,可會被吹散?

但,你我的一個眼神就是千言萬語,你我的一瞬就是萬載千年,你我的一天就是永生永世。

輕風從流雲上吹過,留下絲絲清爽,落花從流水上飄過,留下淡淡芬芳,我親愛的人,你從我的生命裡走過,你留下了什麼?

我只知道,我的這份愛,是愚公移山的堅定,是誇父追日的不懈,是精衛填海的執著。

即使,朱顏改,桃花謝,依然無怨無悔。

我只知道,花,忘不了葉;蝶,忘不了香;雲,忘不了風。

我,只求來世為花,讓才氣做我的土壤,讓癡情做我的陽光,用流香不盡的唐詩宋詞芬芳你,用散發墨香的丹青芬芳你,為你綻放一季的美麗。

只求,用溫柔曼妙,吻醒你如水的寂寞,只求,用熾熱真誠,點燃你如火的情懷,只求,用軟語溫存,芬芳你如花的靈魂。

只求來世為花,於你必經的路旁,為你綻放一季的美麗。

只求你深情如水的目光日日掠過,只求你轉身時把背影留給我,只求為你生生不息花開花落。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