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是女人靜的空間,女人是男人靜的靈魂,家是男女之情靜的法門,心靜在沈默中一絲不留煩,一塵不柒亂,一脈不承傷,一滴不沾痛,忘掉自己的肉身,忘掉自己的俗世,忘掉自己的過錯,忘掉自己的聰明,等等。

通過愛戀,到達身心致極之靜,也達到靈魂致極之超脫,品味男女之事為自然通悟,床的依戀在借助靈與體兩忘的時空裡,達到契合自然,心納萬物的境界。

心為人之靈,應視心為人之根,男歡女愛才能形成悅的神韻,進入室內不可隨意講愛以外的話,入室之男女必先控制好靜的心態和聽的準備,讓雙方一同靜下心來傾聽心的聲音,領悟上下游動的神韻,使疲憊的心神得以釋放。

世間無愛則天地無德,萬物難成,因愛的存在,大千世界才有繁衍身息的未來。

我們都共擁著天地一張床,床意為產生萬物的本源,形象地表達了相輔相成是萬物生成變化根源的哲理。

我們去掉衣服,張開雙臂,夾起心愛之具,組合成天人地三合一,再加上床則變成四合天意,以表三境天人和四大皆空,疊好的男女在世界的中心形成一個A字型,兩者結合,意為世間萬物的又一輪迴的起始。

男人展示著體格的力度,所劃過的痕跡,意為生機勃勃。

女人表達著體膚的細膩,春秋間,有哩還原性本真。

古往今來,因人生樂而多傷,因人生傷而多苦,因人生苦而多善,正所謂,男心者智,女心者德,樂心者才,傷心者愚,苦心者蠢。

男人初夜,水無所不通,心無所不為,在水與心之間,女人能看到水的力度非常人能匹。

女人投身於水中,意為人心合一,男人無趣。

女人與水講求心氣,男人與水講求心神,心氣源於心神,心神源於意念。

女人初夜,體無所之價,心無所之控,在心與體裡,女人是漂移的沙,此為體心合一,女人無果。

很多的時候,我們男女只要有了比較,就會對其中的某一個人產生一生的的懷想,那就是對愛體的「比較」懷想,不論男女,只要有過幾次,那麼就會有一個令你終身難忘的人令你欲罷不能。

命運好的,會走完一起的一生,命運不好的,三五年之後就只能悄悄地想。

所以天下才會有那種要江山不要美人等等事情發生。

這絕對不是長得好不好看的問題,而是床上四合一的問題。

人之性情,致死難遇。

所以我主張不論男女,最好只與一個人發生關係,那樣沒有比較,雙方才有可能更好地為生活而快樂一生,而不是為了比較形成痛苦的一生。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