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心愛的人表達愛意不只是男人的權利,作為女人,你也可以做得很漂亮。

不過把握好時機才是最重要的。

要是「亮相」不夠及時,恐怕是白浪費感情;如果「出鏡率」太高,又讓他見慣不驚。

在什麼時候採取主動,這要靠聰明的你隨機應變。





一、當他「失算」時

漢生面臨著一個重大選擇:向左走,仕途通暢,再熬一年半載,官至正處;向右走,朋友召喚加盟,單挑一部門副總,年薪與風險同等高。

去留兩難,取捨茫然。

葉芝看著丈夫為難,卻沒有為他「指點江山」,她以風平浪靜的常態表示了對丈夫最大的信任和理解,她要讓丈夫覺得,「選擇」本身就是生活的一種形式。

這天很晚了,漢生睡不著,起身到陽台抽煙。

葉芝為他送茶披衣,漢生問:「如果做官,有可能四平八穩缺少銳氣;如果經商,可能輸成窮光蛋。這兩樣,你要哪個?」

葉芝說:「幹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身。不管怎樣,我都支援你。」

第二天起床後,發現早餐桌上和牛奶、麵包一起壓著葉芝的留言:第一,多想好的一面;第二,學會放棄。

漢生最終下海了,兩年後成了環保建材領域的先鋒人物。

但他被葉芝點化的心始終記著,當他處於人生的十字路口時,是妻子為他擰亮了行與止的紅綠燈。

點評:在男人模稜兩可、舉棋不定、進退維穀的兩難之際,女人的勉勵有四兩撥千斤之功效。其實漢生潛意識中已有了自己的決定,但他需要反覆、懷疑來求證其正確與否,而得到妻子葉芝的點撥,無疑是給了他力撥千鈞的放大了的能量。





二、當他「失語」時

孫俊濤有吹牛的毛病,甚至可以煞有介事地杜撰出前天和克林頓共進晚餐的新聞。

甭管真不真實,大家知道他只是為了找樂子,誰也不會和他較真。

有一天婆婆來時,孫俊濤又故伎重演,拿一枚假項鏈哄老太太高興,說成真金,不料將小票落在地上,老太太眼尖,順手撿起一瞧,樂了:「這小子,打小就愛哄我,現在還編瞎話?」

孫俊濤不自在,露絲卻「表揚」說,哪裡,他不說假話的,這不逗您開心嘛!

點評:男人大話,千篇一律都是好大喜功之虛榮擺譜,可「失語成性」時,正是女人妙手抓獲之時,關鍵是露絲從不揭穿,讓他順竿爬到頂,下不來再遞把軟梯,既不失面子,又一針見血,再讓他乖乖地落到實處。





三、當他「失察」時

金俊值慶幸娶了一個好老婆,妮妮的大方、漂亮、才能隨著婚後生活的展開更讓他刮目相看。

無論在家裡,還是在外面,妮妮都樣樣在行。

金俊值心情舒暢之餘,又發現妮妮總會不失時機地展現出更讓他驚訝的優點或特長。

金俊值一向自詡為電腦高手,這幾日他正在設計複雜的個人主頁,做到一半時,他挺得意,向妮妮炫耀。

妮妮誇他幾句,卻在隨意之間完善了幾處動漫效果,水平明顯在他之上。金俊值瞠目結舌:「什麼時候還有這一手?」

點評:妮妮的妙處在於給丈夫連連驚喜,不以淩厲、壓服制勝,火候拿捏得很到位,這就是:在為丈夫助興時錦上添花,讓他明白,其實我比你預料的還好,更好。





四、當他「失真」時

鴻有過高度膨脹的發酵期,進一步是狂妄自大,退一步是目中無人,反正有些自我感覺過分良好。

因為幾篇學術論文登上了權威期刊、幾次職稱晉陞一路過關,他便有些驕傲自滿起來。

劉芯是個小心謹慎的妻子,對丈夫如此狂傲不免擔憂。

有一次,她和丈夫一起在廚房做飯,大呼小叫地不敢殺魚,丈夫踱方步過來道:「讓開,還有比我牛的?」

劉芯故作驚恐說:「這魚特生猛,不好弄。」

鴻也是第一次殺魚,自以為小菜一碟,但先是抓不著,到真正下刀子時雙手打顫,開了膛的魚廢而不死,上竄下跳。

鴻狼狽之至,手上、身上濺滿汙血,丟下菜刀逃離現場。

一番折騰下來,劉芯邊刮魚鱗邊說:「老公,還有你搞不掂的事?」

鴻亦裝張狂:「哼,它牛,還有比它更牛的。」

劉芯意味深長地答:「是啊,誰都別牛過頭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嘛。」

鴻一愣,半晌不說話,殺魚的過程成了活生生的人生勸諭。

點評:古有「殺狗勸夫」的戲劇,劉芯只是順理成章地告誡丈夫收斂鋒芒。男人在巔峰時容易變形失真,所謂得意忘形,必結後患。劉芯之殺魚一招看似驚心動魄,其實環環相扣,針對性極強,在「血淋淋」的教訓中點到為止,不愁丈夫「毋忘」。





五、當他「失戀」時

安傑是一家公司的業務主管,熱戀訂單產量的程度不亞於當年追求麗莎的專注、執著。

麗莎說,事業是他的「次戀」,是他的第二情感寄託。

何況他業績一向驕人,收入和位置節節攀升。

但照顧家稍有疏懶之虞。

這與其說是缺點,不如說是成功點綴。

但是這段時間,安傑卻感覺「失戀」了—先是客戶悔約,再是幾樁生意連連失手,加上在公司的人事變動中被暫時擱淺,一種強烈的受挫感令安傑情緒低落。

麗莎安排了一次生日晚宴、兩次短途旅遊,外加和朋友一起上體育中心進行熱熱鬧鬧的網球、游泳比賽。

在不動聲色之間,麗莎表現得對丈夫在生活上更依賴、在能力上更崇拜,丈夫被她營造的快樂悄悄俘虜了,自我檢討說:「家庭和身體一樣值得特別關注,老婆的用心,我服了。」

點評:安傑的狀況在男人中普遍存在,麗莎的高明是雪中送炭式的助愛。失意中的丈夫最脆弱,打動他的力量便格外動人,同時,轉移他「失戀」的視線,給他營造壓力之外的輕鬆感和成就感,也正是觸動其軟肋的最佳方法。





六、當他「失控」時

阿楠年過三十,漸漸倦怠了安寧的日子,脾氣一天天見漲,看什麼都不耐煩。

這次陪妻子蕙聽音樂會,出門時為小區一盞不發光的路燈犯嘀咕,打的時嫌司機放的音樂嘈雜。

整個晚上都是憤憤不平,邪火「怒」燃。

按說蕙的好心情已遭破壞,但她拿出哄小孩的耐心,陪他一起「起哄」,丈夫說一句,她添兩句。

直到進了家門,阿楠控訴門口的照明開關裝得太高,蕙則乾脆佯裝「發火」,說明天就找人砸牆拆卸重走線路。

丈夫一愣,問:「你有這麼不高興嗎?」

蕙一笑:「凡是你不快樂的,就是我要推翻的。」

丈夫明白了,妻子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

打這場音樂會後,阿楠提醒該注意控制自己了。

點評:男人有時會像孩子似的任性,阿楠不過是在「撒嬌」而已,蕙寬容地陪他玩過家家的「生氣」遊戲,為丈夫的「失控」製造踩閘的剎點。就像一路橫衝的快車,她找到了平穩過渡的減速器,丈夫的火氣漸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