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多沒有見到母親了。

上次回中國,母親要我給她拍一張正規的近影,說是怕我以後找不到合適的照片,我明白那隱諱中的含義。

今天接到母親從國內打過來的電話,心裡很是沉重。

每一次我都能感受到母親那種渴望見到兒子的那份辛酸。

又有誰不想家人團圓呢?

聽著母親關心的話語,幾次欲言又止。

想想至今大概有兩年多沒有見到母親了。





當母親要求拍張正規近影

2004年的聖誕節前夕,我回到中國。

所有的親戚都聚到三姨媽的家中,母親總是坐在我的身邊,聽到我規劃我的歸期,滿臉的失落,總是說:「這麼早?再住幾天吧,回來一次不容易。」

母親的語氣裡,有著無限的傷感,我的心不禁酸澀起來。

回到家,晚上,我在電腦上整理在三姨媽家拍的照片時,心裡有說不出的滋味,惆悵還是落寞?

我分不清楚,感覺自己就像是淚水做成的一樣,稍微一碰,眼淚就會流出來。

第二天,母親要我給她拍一張正規的近影,說是怕我以後找不到合適的照片,我明白那隱諱中的含義。

母親曾經對我說過:「我母親去世時,骨灰盒上,居然找不到一張適合的照片,只好將一張生活照剪下來。」

今天母親居然想到了要拍這樣的照片,怎麼不讓人感覺心酸呢?

給母親每個姿勢都拍了好幾張,準備回來挑選最好的。

可是,在篩選的時候,居然一張都捨不得刪掉,好像刪除的不是照片,而是母親一樣。





每年一顆帶有餘溫的雞蛋

記得2002年第一次要出國的時候,母親帶著三位親戚一同送我到北京的國際機場。

在路上,母親經常若有所思的看看天、看看地、再看看我,直到我進關的那一刻,母親才喊出我的名字,淚水一直順著我走的方向流淌不止。

我回頭看她,瘦弱的母親仍然遠遠的看著我。

我不敢再看母親,因為我的眼淚忍不住也往下掉。

記得2003年的暑假,母親因為腦瘤住進了天津腫瘤醫院,差一點就離開了我。

母親悄悄的寫好了遺囑,如果手術失敗的話,那麼等待我的,即是那薄薄的一張紙。

當時我正在讀語言,母親怕我擔心,硬是沒有讓人通知我。

剛好那幾天,氣溫非常高,我似乎像預感到什麼似的,打電話詢問母親的身體狀況,母親什麼都沒有告訴我。

父母不願意給子女增添任何的麻煩,但是做子女的哪一個不給父母添麻煩?

在我的記憶中,小時候,母親經常牽著我的手,在黃昏的田野裡散步,並給我講很多很多的故事。

還記得,在我的生日裡,母親給我的那個帶有餘溫的雞蛋。

生活那樣艱苦,我的童年卻沒有因貧窮而褪色。

長大後,我中考的那年,父親拋棄了母親和我及妹妹三個人,母親擔心我考試分心,就悄悄的和父親辦理了離婚手續,從此就是含辛茹苦的母親養育我們成長、教育我們做好人。

從那以後,我便決定,在我心裡永遠要做的就是報答我的母親,孝順母親,讓母親不再流淚。





遠行異國更要即時表白

朋友因為沒有來得及滿足親人的最後一個願望,成了心裡永遠的一個結。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唯有淚千行。」

想起來讓人心痛,時光被揉碎以後,是不可能重新再來的。

人生有幾多缺憾,多少人因為遠行,沒有見到親人最後一面,成了一生的悔恨。

趁來得及,趁我們還擁有機會對他們表白愛的時候,不要吝嗇我們的愛,不要讓自己一輩子有遺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