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己是人生心靈的港灣,當心的帆累了,傷了,痛了,便需要去港灣停泊。

港灣是寧靜的,溫暖的,也是馨香的,她能給帆以理解,以撫慰,以溫情。

在這裡心是通的,呼吸是相同的,即便遍體鱗傷的帆,在這裡也能休養生息。

一個人如果沒有知己,那他便沒有心靈的家園,他的心靈就如孤魂野鬼,在無邊的暗夜裡淒迷。

淒苦,將伴隨他一生。

然而,人海茫茫,知音難覓,尤其是紅顏。

並不是每個人都能隨隨便便地找到知己,知己是前世未了的緣份在今生的繼續,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心緣。

當相遇的兩對目光,彼此觸到對方的火花;當相逢的兩顆心臟,互相為之加速跳動;當握緊的兩雙手,共同溫暖已經冰冷的心;那麼,眾裡尋她千百度的那人,從此就會走進你的生命。

但是,要尋到那人,卻不是件易事,漫漫的心路,很長的程途,你還是要一個人孤獨地前行。

也許,你在程途的某個站點遇上了她;也許,她在程途的終點等你;也許;今生無緣,相遇時也只能是擦肩。

通向心扉的那道門,始終靜靜地開著,我用所有的真誠與感動,在等候,等候著那人。無數個幽幽的夜晚,我孤獨著,憂鬱著,迷惘著。

我不知道,今生我等的那人,會不會在我的心路中遇上?

但我心靈的田園,還要繼續為她而芬芳。

古今中外,真正能為對方捨生忘死的知音,是不多得的,尤其是紅顏。

那些比愛情更神聖更聖潔的知交故事,更是動人心弦,感人肺腑。

俞伯牙鼓琴遇知音,卻為知音鍾子期的早逝扼腕不已,他摔碎琴弦,終生不再鼓琴,以謝知音,留下了高山流水的千古絕唱。

小鳳仙與蔡鍔,一個是淪落風塵的女子,一個是愛國憂民的將軍,他們一個有情一個有義,演繹了可歌可泣的曠世知音佳話。

小鳳仙給予蔡鍔的,何止是萬千的癡情,更是自己的生命與一顆完整赤誠的心。

難怪人們要長歎:人生難得一知己,千古知音最難覓。

塵世中的人性,更多的是自私與貪婪,沒有誰願意為別人平白無故的付出,甚至是犧牲。

那些聖潔的、心靈深處為之顫動的千古知音傳唱,也許只產生在從前,現實中的現在或今後,我們都無緣吧。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