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那天從恐龍堆裡爬出來。

他已經死了。

『沒事吧?』一個長相甜美的女孩問道,那個人沒有理會。

那個人蹲在角落,蜷縮著;很落魄啊,女孩心想。

女孩彎了腰,直視著他:『來我寢室,我給你煮泡麵好麼?』

那個人看見女孩領口裡若隱若現的胸部,一時無法宣洩哭了出來。

女孩不知所措地看著那個人,溫柔地摸摸他的頭,那個人情不自禁抱著女孩痛哭,女孩則嘴裡不停秀著『好乖、好乖』。

『我的人都被吃了。』

一個大男人滿臉淚水地從嘴裡擠出幾個字。

『我的弟兄,三十幾個被抓去旅館,拼了三天三夜。』

那個人哭著說話,眼淚鼻涕直流,令人鼻酸。

他拳頭握緊,恨意十足說:『隔壁班那群畜生只站在後面,一動不動。』

『看著我那幫兄弟就這樣一個一個的。』

女孩抱緊了他,他搖頭、他大哭:『都沒了,都沒了啊啊啊!』

『就剩我一個,剩我一個。』

女孩將臉靠在那個人頭上細聲說:『那是你命好啊。』

那個人抬起臉,滿臉淚痕。

搖頭說:『我…我…』

他說,那天他遇到了一個女人。

在破爛的女宿過了一夜

不知是那碗泡麵,還是那個女人衣領口的胸部。

讓他感覺,原來他還活著。

第一次遇到大哥那天,我們幾個宅男正要去聯誼。

還記得,大哥穿得很宅;魔獸世界的T恤、露出襪子的牛仔褲。

唯獨他那雙鞋,是名牌。

「你這麼宅,跟我!」我說。

現在想想我真是大言不慚,當時竟敢這樣跟大哥說話,儘管如此大哥也只是笑笑。

『這次是跟誰聯誼啊?』

『我也不曉得,我是被拉來的,真想趕快回去打三國。』

『天啊,涼宮春日的中文版今天首播耶,她們怎麼還不來?』

一群阿宅就這樣在停車場七嘴八舌,他們,都是我的兄弟。

『欸欸,這邊有這次聯誼的照片可以看哪!』

大家趕緊一窩蜂擠到相片前,包括大哥;我看了看相片,不置可否。

他後來說,你們膽大包天,竟然連這種貨色也要?

我說,阿宅還能要求什麼,餓都餓死了,管他是龍還是妖魔。

結果…

那晚我們沒有聯誼,對方躲在停車場一旁的大樹下偷看我們。

其中一個死三八大叫:『天啊!Photoshop也用太兇了吧?死宅男。』

其他女生應聲在地上吐口痰,之後就離開了。

『回去吧。』聯誼召集人阿虎說道,他是我們幾個宅男的頭。

『為甚麼?』

一個朋友在啜泣,『為甚麼就因為我們喜歡動漫,那些醜女,不!那些妖魔就可以這樣羞辱我們!』

『明明修照片修得比我們多,我只是把自己換成金城武的臉而已!』

大家都哭了,因為時代,因為潮流。

『回去吧!』阿虎拍拍大家的肩膀,他很堅強。

那天晚上,我氣憤地在寢室裡看著蒼井打槍。

因為過於情緒,我打了六槍,正要開始第七槍的時候,那個人衝了進來。

他突然用力抓著我剛充血的下半身,無情地使力!

「幹麼?好痛啊!放手啊!」我大叫。

『別再打了。』

他說完,便放手離去。

我後來才知道,那晚他不僅救了我,他還在教我。

「打槍打七次,陽痿腎虧王。」

隔天,我們在寢室討論還要不要繼續聯誼下去,一時,大家都很沉默。

阿虎則是偷偷哭了,我們卻裝作沒看見。

『怎麼不變型男?』那個人說道,兄弟們都看著他。

他不苟言笑,繼續說:『有了型,就不用再遭妹白眼,也可以保持你們宅的特性,看金城武,宅得要死還不是人人愛?』

一個阿宅聽聞站了起來,非常不爽。

『你誰啊你?能變型男我們早就變,噗!』他鼻血撒了一地,揍他的人是阿虎。

『你給我閉嘴!』阿虎怒喊,接著看著那個人。

那個人拿起桌上一隻很萌的人偶,翻過來在燈光下大膽地看著美少女的純白內褲,大夥驚呼一聲,那可是只有在夜深人靜一個人的時候我們才敢做的事情。

他冷笑一聲:『有了型,在東區街上這樣作,都有夜店妹倒貼。』

『在新竹。』

那個人指指地上,『正妹!不,只要是有點姿色的,囂張,勢大力強。我們這些宅男,她們根本看不上。』

他彎腰看著阿虎。

『阿虎,抓住這個機會;讓昨天的事,永遠不要再發生。』

『好。』

阿虎突然站了起來,大喊:『當型男,我們要當最宅的!』

剛剛被揍的阿宅卻起來大聲反駁:『你誰啊?正妹派來的內奸麼?憑甚麼信你?』

「納投名狀!」我大喊。

當下我很激動,他後來總是說我傻。

傻得一股勁,但是他就喜歡我傻。

『龐光雲!』

『關阿虎!』

『姜痿揚!』

『納投名狀,結兄弟義不能同年同月同日變有型,但願同年同月同日宅回去!

外人亂我兄弟正妹者,視同名狀,必殺之!

兄弟亂我兄弟正妹者,視同名狀,必殺之!』

他後來跟我說,其實他不相信投名狀。

我問,那你信什麼?

他說,他姓龐。

轉眼間,明天就是我們轉型後第一次聯誼,大夥都很緊張。

大哥愁眉苦臉,我忍不住過去問了幾句。

『都是醜的。』

「啊?」

『我說,對方給的照片有好幾個都是醜的,就這麼一個正妹,雖然很正。』

大哥搖搖頭:『這仗,很難打。』

我跟阿虎互看一眼,阿虎也不知如何是好。

『要把到正妹,只有一個辦法。』

大哥轉過來看著我們:『豁出去,破她的龍陣;貼過去,跟她鬥宅!』

阿虎聽聞精神一振,向大家喊:『兄弟們,告訴他,誰最宅?』

『我最宅!』眾人舉起手中的美少女玩偶。

大哥站在講台前,看著大夥:『正妹只有一個,恐龍有二十幾個,』

『我們要有二十個兄弟擋在前面,大哥我緊跟其後!』

『看到長相,不要躲,繼續衝!拼命地貼上去,為大哥我贏得親近正妹的機會。』

大家面面相覷,一時眾人騷動。

大哥嘆了口氣:『很多兄弟會死。』

沒人願意,誰都想要正妹。

「我去!」我大喊。

我跟阿虎打了眼色,他點頭,為了大哥,我們什麼都願意。

『去的有七龍珠閃卡!把到龍兩張,被龍把走三張!』那是阿虎的珍藏。

『碼的豁出去了!』

『恐龍算三小!』

『正妹以後還有,我們一個一個吃!』

就這樣,我們重複著擋恐龍的事情。

很多兄弟因此受不了打擊,有的宅回去,有的瘋了。

雖然因為我們成功聯誼好幾次,名聲傳出使得新血加入,聲勢愈來愈浩大。

可是,二哥的笑容,也愈來愈少。

有次,我們幾個走在路上,那天正好是我們聯誼大成功的隔日,至少拿了五個正妹的MSN跟電話,一群人有說有笑,威風得不得了。

突然,遠來走來一個超級阿宅,像是剛從同人會場出來,包包裡頭一堆海報,脖子上掛了發臭的毛巾,頂個大肚子在看「一休和尚x總兵大人」同人本。

幾個兄弟看不慣跑去作弄他。

『死阿宅看什麼小妍妹妹?』

『哎唷,美少女戰士的海報,都過時啦!』

他們不停朝阿宅吐口水,踩他的海報跟同人本。

『你們幹什麼!』

我一看,是大哥;滿臉怒容。

『給我過來!』大哥怒吼,幾個兄弟低頭走來,那個阿宅趁機跑了。

『怎麼啦?』二哥阿虎問。

『就地正法!你們幾個被逐出「有型阿宅」的行列了!給我滾!』大哥怒得連青筋都跑出來。

幾個兄弟跪在地上大哭,不停求大哥原諒、求二哥幫忙。

『大哥,這是幹什麼?』阿虎問。

大哥朝地上吐了口痰,狠狠說:『欺負阿宅。』

阿虎皺眉道:『正妹到手,唾棄阿宅,這是規矩啊。』

『這樣作,跟隔壁班那些畜生有什麼不同!』大哥怒斥。

阿虎看看跪在地上那幫兄弟,心一軟:『大哥,算了吧,他們知道錯了。』

大哥正色道:『從前我是阿宅的時候,在路上看到對情侶,追著一個阿宅打,打得遍體鱗傷,下半身全部是血,沒有別的原因。』

『就因為他宅!』

眾人不語。

『所以後來我發誓,只要我改變一切,這種事,就不能再發生!』

我深怕退會以外還會有更嚴厲的罰則,趕緊站在那幫兄弟前面。

「說!你們的命是誰的!」

他們面面相覷,害怕的要死。

「還不說!」

『長門大萌神的。』

『把他踢死。』

「是,大哥。」

某日。

『放心,這次一定給你們正妹。』二哥對幾個新來的阿宅說。

『謝謝二哥!』幾個男的笑得合不攏嘴,喝了滿地的空酒瓶。

我給二哥揮手,說:「大哥要你去找他。」

阿虎點點頭,跟幾個阿宅打聲招呼便離去。

阿宅一見我:『唷~是陽痿哥。』

「我叫痿陽,謝謝。」

阿宅們揮揮手,顯是醉了。

『開玩笑,有看老畜生中醫的誰不認識我們陽痿哥?』

「………」

突然,大哥寢室裡頭一陣巨響,我們趕緊跑去。

寢室,桌椅散亂一地。

大哥站在陽台,背對著阿虎。

『你想用多少正妹餵飽他們?』大哥問。

『大哥,』阿虎往前站了一步,『給他們正妹,是加入我們的條件啊。』

大哥回頭看著阿虎:『備用的普妹MSN早就用光,我手上的正妹只剩十個。』

「要留著慢慢用。」我接話。

『什麼慢慢用?』阿虎一臉疑惑。

大哥轉身就走,二哥趕緊追了上去。

『大哥,什麼慢慢用?』阿虎急道。

大哥白了他一眼,『隔壁班那群畜生已經集結完畢,隨時都要跟我們搶聯誼對象。』

大哥拿了這次的聯誼照片給阿虎。

阿虎用力拍開,怒斥:『我不識貨,不要給我看!』

一旁新加入的阿宅聽到剛剛對話,酒也醒了,在一旁鼓譟。

『正妹!正妹!正妹!正妹!正妹!正妹!正妹!正妹!正妹!正妹!』

『你看看這些人!』大哥怒喊,『這群人,坐在電腦前就是宅!』

阿虎徬徨地看著阿宅們。

『你要我把手上的MSN分一半給這些阿宅,哪我呢?我用什麼!』大哥怒斥。

『我不管!』阿虎推了大哥一把。

大哥咬牙,心一橫,說:『就一個,讓他們去分。』

二哥聽聞瞪大了眼睛,大吼:『我答應過要給他們正妹的!』

大哥惡狠狠瞪著阿虎。

『兵不厭詐!這是戰爭!』

『戰你娘親!』

二哥說完轉頭就走。

「二哥,」我擋在二哥面前,「大哥是對的。」

二哥推開我,直往交誼廳走去。

『回家了。』阿虎站在交誼廳,『誰跟我?』

『回哪啊?明天還要上課。』一個阿宅回道。

『你管。』

大哥見狀趕緊跑來。

『阿虎,你不能走;我們明天還要去聯誼呢。』

二哥不屑地點頭:『你要我繼續看他們拿生命去擋龍?』

大哥回:『他們是阿宅。』

『變有型了。』阿虎怒道。

大哥怒道:『還是宅!』

阿虎挖著鼻孔:『你還記得你過去跟我們講什麼?』

『你說不要欺負阿宅,結果呢?』阿虎激動地大吼。

『我買兩張魔獸月卡給你。』大哥說。

『明天聯誼幾點?』

後來,我們一次聯誼認識數不完的正妹。

他說,MSN兩百個帳號都塞滿了,他還是不快樂。

我問為什麼不快樂。

他指著遠方坐在樹下的一個女孩,清純、可愛。

大哥靦腆地笑了笑。

於是,我惶恐,發抖。

「大哥,那是二哥的青梅竹馬啊!」

後來,大哥臉色鐵青地走了。

那個晚上,我睡不著,躺在寢室翻來覆去。

二哥被大哥叫去房間談了很久,不知道談些什麼?只希望他們能好好的。

隔日,我想找二哥買個模型,卻遍尋不著他的蹤跡。

走廊上抓了個小阿宅問:「有沒有看見二哥?」

『三爺,您不知道?』

「什麼?」

『龐大爺跟二爺去聯誼啦,他們和好了。』

我感到一股寒意。

「他們什麼時候聯誼?」我急忙地問。

『二爺先去了,大爺說會晚點到。』

我趕緊跑到二哥房間,卻不見人,打給嫂子,嫂子也說他出去很久了。

「碼的!」我怒罵。

我緊接著跑到大哥房間,拖鞋還在。

大哥坐在電腦前面,打著三國,用的是服部;開圖。

「你有事情瞞我?」我忍不住質問大哥。

大哥沒看我,繼續偷他的塔。

我抓著大哥的衣領,怒吼!

「上次還說你沒開圖?」

大哥冷冷將我手撇開,繼續偷他的塔。

我搖頭,難過地問:「你要動二哥?」

「就為了嫂子?你忘了投名狀?」我的心,在淌血。

大哥默默地拔線中離,看著我。

「二哥什麼時候到?給我最後時限!」我拍桌大吼。

『亥時。』

我用我最快的速度衝去大嫂宿舍,敲了門。

『是你?阿虎呢?』嫂子問。

我心一揪,皺眉。

嫂子一看,問:『怎麼啦?不舒服麼?』

我將衣服一脫:「嫂子,這問題很難,讓我用肉體來回答妳吧!」

「閉上眼睛,我會很快。」

「嫂子,妳下來。」

『我不。』

「嫂子,妳聽話,下來。」

『我不要下來,我不准你叫我下來!』

就這樣,嫂子騎在我上面了三個時辰。

『五個月前,二十八個人從一個宅男宿舍出來,斬妖屠龍就為了一個妹吃。』

『這就是阿宅營最早的兄弟。』

『領頭的,就是我們三個。』

『今天,我選了個好地方送你走。』

『我…』

砰!砰!

我用力地敲大哥的門。

「大哥!大哥!」

我忍著下體的疼痛。

「大哥,你不用動二哥了!」

沒人回應,我拼命敲著門。

「大哥!」

「大哥!」

「你不用動二哥..」

「嫂子被我●了!」

後來,我只聽見寢室裡頭的哭聲。

就只是哭聲。

「二哥!」我氣喘呼呼地趕到聯誼現場。

看見二哥還好好地活著,我終於鬆了口氣。

「二哥,太好了你。」

『誰是你二哥?』

「二哥你…?」

『叫我關二哥,關二哥我就手起刀落。』

『雞雞!雞雞!』

『手起刀落,雞雞!』

「………」

「誰借我把刀好麼?要利兒點的。」

他說,那天在女人的懷抱裡,他說了句真話。

女孩將臉靠在那個人頭上細聲說:『那是你命好啊。』

那個人抬起臉,滿臉淚痕。

搖頭說:『我…我…』

『我是裝宅的。』

真是個悲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