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時候,男孩成長為男人,就在於流淚的那一刻。

我們的深情背後,就像是隔著幾個世紀的歲月那般遙遠,我們都不曾真正的忘卻過對方,若是因為我的落淚,而拒絕這一場如煙花絢爛的愛情,我們是不是會有些許落寞?

這種對於自己暗暗許下的承諾,殘留著淺淺的淚痕,即使是無情的在自己的年華之中悄悄遊戲,任著時間在自己的嘴角肆意微笑,而後喪失理智,結果都只因為你,一個讓男孩成為男人的生命載體。

那些時候,等待著美麗的你,往往最終卻是換得無窮的痛苦和深淵。

淚落了,卻換不回你任何的消息,而你卻只顧著殘忍的將我們的深愛重重拋棄。

茫然的發現自己的眼角漸漸地有了些濕潤的水氣,不是為了誰,自然不可能會是為了一個不曾施捨過愛情的過客。

那只是沒有緣故的傷感,這就像是某個人看著與自己分手的戀人相像的背影而潸然淚下,這和軟弱無關,只是一個男人內心的角逐。

希望是人走出來的,而絕望似乎也是由人走出的。

難道這些年華轉瞬的青春歲月真的這麼重要嗎?

世人大概是用遊戲的手法把玩愛情,終究卻都會被愛情玩弄!

太多的巧合就幻化成了緣分,喜歡上一個人也許只要一分鐘,愛一個人也只要一天,但是有些時候忘卻一個人卻需要整整一輩子,那種用時間熬出來的感情早就已經瀰散在了骨髓,侵入進了血液,成了一種習慣或是生活方式,這種遺忘恐是一輩子都不能真正的成功。

原本的我就像是一座砌滿亂石的封閉堡壘,卻悄然之間發現自己都有些不能承受這份凝重地無法流溢的深情。

將自己的幸福背在自己的肩上,我那份茫然的頹廢就像是遺落人世的惡魔,根本沒有資格去談論所謂的幸福,亦沒有憐憫!

身不由己的淪陷於自己的淚水,倏然的成長在心中的落寞,竟然完全被這種事情左右了感情。

我們是不能成為彼德·潘的,一個人總是要不斷成長與成熟的,成長中的痛苦與傷心,遺憾與煩惱,那會是必然的過程,既然我們不能挽回過去的什麼也不能拒絕將來,何不放開手,那份深情是不是還將會持續?

深情的背後,總是透著淡淡的幾許年輕的滋味,不該遺忘的幾乎都已經蕩然無存,不該記憶的卻時刻銘記在心,這難道就是一種毀壞式的生活?

我們的青春,我們的深情,都不能夠被拒絕,也不能夠被挽留,我們只有用自己的方式去肆意的揮霍,或者愜意的珍惜!

濕潤的水氣凝結在眼眶,受了涼,很快就成了淚水。

我愛我所愛的那個她,雖然不顧一切的選擇去愛了一輩子,有些時候依然會覺得孤單,但是我也學會了怎麼去愛一個人,刻骨銘心的那一種愛。

這一輩子不能實現的願望,果真能在下輩子實現嗎?

靜靜地倚靠在自己的肩頭,荒唐的等待著自己再次被心上的那個人記憶,是一件墮落的事情。雖然我承認自己並不高尚,但是我的墮落絕對算不上是一種齷齪!

至少是因為愛過你,都不是一種齷齪!

因為愛過,我願意為你用心去體會自己對愛情的追逐,即便是沒有結果沒有終點的追逐,因為有些時候一個人一輩子專心的愛上一個人就已經很足夠了。

深情背後,或多或少的隱藏著對於自己年華的渴望與囑托。

為了愛情而流淚,就算是一時的衝動,也是一種無法遺忘無法彌補的幸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