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她習慣坐在公車右邊倒數第三個座位!

我則喜歡坐在左邊倒數第二個位置。

這個位置的視野很好,我可以看見車上所有乘客的舉動,當然也包括她的!

她是一間女子高中的學生,五官輪廓很深,尤其那雙又黑又明亮的大眼睛,看著你的時候,你會覺得它們似乎在跟你說話。

她削了一頭短短的男生頭,露出白白的頸項,給人乾乾淨淨的感覺。

我們都住在永康,上課都是搭第25號公車去上課的,我們總是坐到台南火車站才下車換校車,再坐車到學校去上課。

在公車上,她老是一個人安安靜靜的看著書,再不然就是望著窗外。

我常偷偷的看著她,每天每天、日復一日的看著她,看到將她的身影都烙在心上了,還是沒有告白的勇氣。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只知道她的學號是『 8112026 』。

有一次,我比她早上車,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有種想捉弄她的感覺,於是,我挑了她平常總是坐著的座位。

她上車了,走到我面前,看見我坐在她的位置上,表情明顯的楞了一下,我以為她會開口要回她的位置。

但是,她只是睨了我一眼,然後往後走,坐在左邊倒數第二個位置上──那個我平常在坐的座位。

我突然有著深深的罪惡感,在心裡發誓,再也不要這樣捉弄她了。

我一直很想找個機會和她說幾句話,卻始終沒有開口的力氣,只能這樣望著她的背影,偷偷的喜歡著。

我想,她也許並不知道有我這個人吧!

因為她從來沒有正眼看過我,走過我身邊時,她總是低著頭,不曾抬頭看過我。

她大概小我一屆吧!

因為第一次看見她時,我已經升高二了,從見到她的第一眼起,我的世界就因她而再也變得不平靜了。

就這樣,我們一直沒有交集的在公車站上車,沒有說過一句話,默默的直到我升上了高三。

高三的學業是很重的,所以,我開始補習了,為了將來能考上更理想的學校。

也因此,我離她更遠了;以前,我可以在上課坐公車時間看到她,偶爾,在下課回家時,她也會和我坐同班公車回家。

但現在我上完課還要趕補習班,所以回到家時,都已經九點多了,她那個時間,也應該早已經回到家了吧!

不過,能夠在早上和她搭同班車去上課,對我來說,己經很令人感到高興了,所以我並不奢求,雖然難過是有一點。

後來,有一陣子,我早上坐公車,卻再也沒有遇過她。

這讓我很驚惶,感覺她似乎是從我生命中飛出去了似的。

於是,我請國中同學麗玲幫我調查,她是我的死黨兼「兄弟」(因為我從來沒把她當女生看過)而且,她是那所女中的學生,才得知那個公車女孩已經轉學到北部去了。

事情來得太突然,讓我有些措所不及,遺憾的情緒佔絕大部分。

我還沒有跟她說過一句話啊!

更遑於詢問她的姓名。

「怯懦」是我生命中的一大弱點,如今,我恨透了這個弱點,它讓我失去了追求幸福的能力。

上課,再也不能讓我有期待的感覺了,因為,她已經不再搭乘那班25 號公車了。

我突然想起那天我坐在她的座位上時,她訝異的神情。

如今,一切都只是回憶了。

我上了公車,習慣性的往後走,她的位置還是空著,讓人有種空蕩蕩的感覺。

我走過去,坐在她慣坐的座位上。

車子開動了,我想起她的眼睛、她削得短短的男生頭。

忽然,在前座的椅背上,我發現了一行用立克白寫著的字。

心跳驀地亂七八糟的跳著不規律的頻率。

『7923048:我在心裡一直保留了一個給你的座位 8112026。』

原來她的心裡也有我。

沒錯!我就是那個『7923048』這是我的學號。

然而,我卻早已經錯失她了。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