爐上,已經替你煨好了一鍋壽喜燒,想吃的時候,只要從冰箱裡把肉片拿出來涮一涮,就是頓美味的晚餐。

知道你討厭生長蔥的辛辣,所以先放進去一塊兒煮熟了。

至於你喜歡的洋蔥,我流著眼淚放了兩顆進去。

要是覺得湯頭太甜,記得添些我擱在小鍋子裡的高湯。

親愛的,最近,我老覺得戀愛就像是兩個人在搶同一張椅子;一張,名為被愛的椅子,先坐穩的人是贏家。

在我們的愛情裡,你幸運地找到椅子先坐下了,其實,我可以不在乎,因為我喜歡看見你幸福的笑容。

只是當我站在你身後好久、好久,仍不見你喚我坐下時,心、有一些些冷。

我以為我可以忍,所以拼命說服自己:所謂的幸福,就是看心愛的人得到幸福。

於是你還是好端端地坐著,背對站在你身後日益憔悴的我。

親愛的,請原諒我漸漸開始質疑,一個不幸福的人,能不能給人幸福?

還記得那天,我好不容易鼓足勇氣拍了拍你的背,渴望告訴你我所有的委屈。

只是當我見到你的微笑,竟什麼都說不出口,這才驚覺,原來自己是這麼愛你,愛到害怕失去你的笑容。

於是我什麼都沒說,於是你仍好端端地坐著,坐在那張、名為被愛的椅子上。

朋友說我把你寵壞了,讓你不再成長,反而變為一個任性的大孩子。

我無力反駁,因為當我回頭檢視過往,才看清其中過多的不對等。

我們的愛情並不健康。

有天,朋友問我為什麼想談戀愛。

好像打從談戀愛以後,就再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了。

我偏著頭陷入沈思。

『試著想想看,或許妳會看得更清楚。』朋友若有所思地說。

最後,我用一個微笑敷衍了這個我答不出的問題。

但是回家的路上,當公車駛過一個個紅綠燈,當初對愛情的想望便益發清晰。

我渴望和你平分那張被愛的椅子。

我希望在我最難過的時候,有你寬闊的胸懷可以收容我難以釋放的脆弱。

我希望你可以偶而陪我做做白日夢。

我希望逛街時,你會發現矮你十五公分的我其實跟你的步伐跟得很累,然後放緩腳步。

但是事實上,你給我的愛情,卻將我原本的堅強磨成了逞強。

於是親愛的,當他朝我走來,並願意用真心為我拉開一張名為被愛的椅子時,我著實遲疑了許久,卻在瞥見你始終仍舊漫不經心的表情時,決定讓自己自由。

因為,我真的好累好累了。

走出你房間時,天已經黑了。

當你看見被我擱在茶几上的鑰匙時,會不會還粗心地以為我只是忘了帶走呢?

在離你家三條街外的路燈下,我終於忍不住哭了起來。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