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還是一個不諳世事.激動萬丈的青年?

你是否整日坐在辦公室裏,悠然地消磨時光?

你是否只專注於個人事業的拓展,忽略了周圍的環境?

你是否已位高權重,他人對你仰而視之?

那麼,請走入一個普通勞動者的生活,喝一些髒水,吃蒙著灰塵的午飯,到他們棲身的低矮小屋中看一看,你會從另一個角度來認識自己,從而強化自己成就事業的毅力.信心和克服困難的勇氣,以及別人對你的信任與認同。





有這樣的一個母親。

為了體驗沒水的感覺,這位母親帶著上幼稚園的女兒從北京千里迢迢來到甘肅的定西。

在汽車上,母親告訴孩子她們馬上就要到一個沒水的地方了。

女孩便打算向駱駝學習,趕緊灌下一瓶牛奶。

在定西的老鄉家裏,母女倆從一口看似乾涸的井中打起一桶水,那還是去年積下的雨水。

村民告訴她們,因用小緊張,這水得循環著使用:先用來洗臉,然後再用來洗衣服,最後又用盆髒水去餵豬。

女兒說:『豬怎麼能喝這樣的水呢?』

媽媽反問:『那你覺得應該給牠們喝什麼?』

『我給牠們喝檸檬汁,給牠們餵牛奶。』女兒一臉稚氣歪著頭回答。

後來媽媽問她剛才從井裏打上來的水能不能喝,女孩立刻回答:『不能喝,不乾淨。』

『如果你很渴呢?如果你兩天沒喝水呢?也不喝嗎?』

『不喝。』不過那晚小女孩哭了,不是因為她太渴,這兒太苦,而是因為媽媽訓斥了她。

這戶老鄉家數月來僅有的蔬菜便是花生,為了招待遠方來的客人,特地買來了韭菜。

但當小女孩看到他們用那雨水洗菜.揉麵糰時,她拒絕吃飯。

對她來說,畢竟再大的挑剔也抵不過口渴的難耐,於是她終於喝了兩天來的第一口水。

每天早晨天氣都有些陰沈,似乎一場雨即在眼前,給太久沒下雨的土地及這兩位遠道而來的客人帶來希望,可最終都破滅了。

土地已乾得裂出了一道道縫,農民們面臨的將是顆粒無收的命運。

母女倆要回北京了。

女孩已和這兒的孩子結下了友誼,此刻的離去竟有些難捨。

雖然那些孩子灰頭土臉,衣著破舊,他們從未嘗過水的暢快淋漓,但可貴的是他們純真的童心和從單純的眼中流出的晶瑩的淚。

揮手告別黃土地,把那裏的貧窮落後留在身後,卻會把一種體會留在心裏。

年輕的母親要讓女兒體驗的,我想應該不只是水的珍貴。

什麼是愛心?

那不是打電話到新聞媒體去告訴他們『我要獻愛心啦』,也不是在美光燈的閃爍之下向某慈善機構捐款,而是不漠視、不鄙夷不如我們生活條件的生命存在,是通過自己的努力去幫助別人,同時自己也懷著顆感激之心去生活。





一個社會更進入文明的時代,人們生活於資訊化、科技化、電腦化的快節奏的氛圍中,心情是激動的,在一個不愁吃、不愁穿的年代中去追求自己的事業,追求屬於自己生命的天地,這是人生一大樂趣,也是人生一大喜悅。

但是,當我們站在一個更高的起點上,把目光移向我們所走過的路程,去俯視一下社會民間,我們會發現:生活在社會最低層有一批特殊的群體『弱勢族群』,至今依然在曲折的人生旅途中艱難地生活著、奮鬥著,憑著自己堅定的信念和不屈的人格,不怕困難,風雨兼程,默默奉獻著。

他們曾受到愚弄和不平等的待遇,遭受過失敗,面臨絕境,甚至流過委屈辛酸的眼淚,當然,也品嘗過成功後的喜悅,歷盡千辛萬苦,帶著人生的創傷,舉步維艱,最終克服了人生一個又一個的障礙,向命運的極限挑戰,與智慧較量,他們是生活中的樂觀者,是卑微願望的滿足者,也是熱愛生活的人。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