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走亂逛是我的專長。

就算是到了陌生地方,冒著迷路的危險,只要看到好玩的人事物,就會不顧一切走過去瞧瞧。

我的想法是:旅行到這地方,或許只有一次機會,錯過了什麼值得看的就很可惜。

這想法聽來真率性又瀟灑,對吧?

不過,我也先別高興的太早。

為什麼?

因為這世上的事,不是你想看就看得到呀。

不懂嗎?

我這兒有一個完全碰壁的故事可以講給你聽:

在米蘭,曾經在路上看到一個做鞋跟的老舖子。

哇!

很老的小巷弄中,有一家陳設老舊的小店,櫥窗中只陳列了各種鞋跟。

懂得鞋子,愛穿漂亮鞋子的人都知道,好的鞋跟是一雙鞋的靈魂,漂亮的鞋配上精緻的手工,可以把腿修飾得更長又更美。

好的鞋跟要用好的木料來做。

一環環一層層地磨細打光,給高跟鞋畫龍點睛。

當我看見這家老店舖時,我真是太高興啦!

「我一定要進去看看!」我這麼想。

看看錶,是早上十點半,店一定開門了,也還沒到午休的時間。

剛好我也有閒空可以進店去逛逛。

跑過繁忙的大街,就當我快要接近店門時,看到一位老先生從店內走出來。

我以為他是一位顧客,沒想到他竟轉身從夾克口袋中掏出一串鑰匙鎖上店門,並準備要離開的樣子。

「ㄜ,哈囉!」我不會義大利文,只好這麼沒禮貌地叫住他。

「西?(義大利文【是】的意思)」身材瘦小的老先生說。

「ㄜ,我,要看你的店。」我邊說邊把兩手的食指和姆指打圈翹起另三指,好像比數字3那樣蓋在眼睛上, 表示想進店裡看看。

「希哩青豆一耶刮多。」老先生搖搖頭說。

厚!聽不懂。

現在是工作時間,難不成他不開店呀?

這時老先生有位胖胖的朋友走過來和他打招呼。

老先生跟他比手畫腳說了什麼後,要他的朋友翻譯給我聽。

「他說現在沒辦法讓妳進店裡參觀,因為我們正要一起去喝咖啡,還有其他朋友在等我們。」朋友將老先生的意思用英文解釋給我聽。

「看兩分鐘也不行?」我問。

我還真不死心。

老先生看看我馬上知道我的意思,又說了一堆請朋友翻譯。

「我們有一位朋友很久沒見面,這幾天來到米蘭說要跟大家一起喝咖啡,」

他指指老先生說,「他說他很高興,即使有很多工作還沒完成,他也要去跟朋友喝咖啡,因為他答應了要準時出席,所以現在沒辦法開店給妳看了。」

「那什麼時候才會再開門呢?」我問。

「不知道呀!啊,來不及了!再見呀!」他們回答。

我只好目送這兩位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的好朋友離去。

原來,並不是我想看什麼就能如願以償。

至少遇見這位手工鞋跟師傅,我就只能領略他對朋友的熱情,而看不到店內的工作室。

但你相信嗎?

我並不是很失望;因我突然在店門口領悟到那些鞋跟為什麼看起來那麼精緻:因為這位老師傅很專情呀。

他對朋友的鍾情態度,一定也運用在他的工作上吧?

這樣的人,專情的工作,也懂得生活。

而生活的要素,就是能有很好的朋友一起喝杯咖啡。

為了見好朋友,工作都放下了,店也暫停營業。

因為他答應朋友馬上去喝咖啡,他就立即做到。

好羨慕這位老闆可以堅持他的生活,隨時去喝杯他想要的生活牌咖啡!

這,就是很美麗的生活態度。





可是,我這生活牌咖啡的故事拿到正在上課的課堂中,卻成了討論的焦點;對大多數同學來說,歐洲畢竟太遙遠,完全不能想像這種堅持將生活擺在工作之上的人生態度。

「這位義大利師傅要是生活在美國,可能會找不到工作。」有一位未曾到過歐洲的同學說。

「我倒是很能體會這個故事,」另一位女同學說,「因為我男友就是義大利佛羅倫斯人,我每年暑假到義大利跟他的家人一起生活,可真是每天經歷兩三次這種不能預測的事。」

老師看大家都在討論歐洲和美國生活方式的不同,就順勢出了道討論題:「說說看,如果妳是一個美國汽車製造商,你得負責公司在歐洲的市場銷售,你會怎麼做行銷呢?」老師問全班同學。

「我會自殺。」那位有義大利男友的女同學搞笑地回答老師。

哈哈哈!

哪有那麼嚴重!

全班都快笑翻。

這位女學接著說,「這真的發生在我身上:我男友要買車。每一回去看車都是十人以上的團體跟著我們,包括:父母、兄弟姊妹和叔叔阿姨。在車商展示間你一言我一語,每天看了很多不同的車款,依然無法做決定。連遠親的阿姨晚上都打電話來提供自己的看法。因為買一輛車,我跟他整個家族的親戚都見過面了。」

哇!

這真的夠扯。

世界上真的有「家庭看車團」這種事,真的很有趣。

雖然同是在歐洲,相較於義大利,多數德國消費者可能就是比較理性。

商家在德國,若提不出實際和務實行銷策略的話,就很難說服顧客。

多數德國人買東西更是挑三挑四,精打細算,有著很不衝動的性格。

「這樣真的很複雜呢!歐洲每一國人民的個性都不同哩!」所有同學都很驚異於歐洲各國國民的個性差異竟如此大。

晚上,跟我的朋友吃飯。

她的爸爸是法國人,所以她小時候上的是法國學校。

她現在有了自己的孩子,她常帶女兒回到法國學校去上法文課。

「妳相信嗎?」

女朋友對我抱怨,「昨天我們去法國學校參加園遊會,他們竟發洋芋片和可樂給幼稚園的學生吃!在德國學校發這種零食給學生,可能會被家長罵死。」

「我以為法國是美食王國。」我笑著說。

「先不說美不美食,小孩吃這種垃圾食物有可能變很肥。我以為現榨的蘋果汁也強過可樂!」女朋友搖搖頭說。

看來女朋友也已經很「德化」了,不認同法國幼稚園的做法。

哈哈!

所謂的「全球管理」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而且,我怎麼越上課、越經歷不同的地方生活,就覺得這樣的管理目標越來越不可能達成。

你認為呢?

還是別擔心太多,先來喝一杯人生牌快樂咖啡再說吧!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