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為了小妹的逃學,父親重重的打了小妹生平第一個耳光。

小妹呆住了,塢著嘴巴,豆大般的淚珠一顆顆掉了下來,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留下父親凝視著顫抖的手。

晚餐時,那盤小妹最愛吃的糖醋魚是完好的,筷子總是從糖醋魚上滑過。

直到十一點,小妹回來了,靜靜的走回房間。

躲在一旁的父親,臉上的焦慮才漸漸的滑落。

半夜裏,正想去廚房倒杯水時,見到一個黑影從小妹房裏出來,坐在沙發上低頭沈思。

原來是父親,他總是不忘替小妹蓋被子,生怕著涼。

我輕輕的走回房間,即從牆壁的那端,傳來陣陣低泣聲,此時我的眼角微濕,起身貼近牆壁:「小妹啊!妳能了解嗎?父親還是愛妳的,別哭了!好嗎?」

這一夜好長啊。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