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發生在美國的一所大學。

在快下課時教授對同學們說:「我和大家做個遊戲,誰願意配合我一下。」一女生走上台來。

教授說:「請在黑板上寫下你難以割捨的二十個人的名字。」

女生照做了。有她的鄰居、朋友以、親人等等。

教授說:「請你劃掉一個這裡面認為最不重要的人。」

女生劃掉了一個她鄰居的名字。

教授又說:「請你再劃掉一個。」

女生又劃掉了一個她的同事。

教授再說:「請你再劃掉一個一生中最不重要的人。」

女生又劃掉了一個。





最後,黑板上只剩下了三個人,她的父母、丈夫和孩子。

教室非常安靜,同學們靜靜的看著教授,感覺這似乎已不再是一個遊戲了。

教授平靜的說:「請再劃掉一個。」

女生遲疑著,艱難的做著選擇。

她舉起粉筆,劃掉了父母的名字。

「請再劃掉一個。」身邊又傳來了教授的聲音。

她驚呆了,顫巍巍地舉起粉筆緩慢而堅決的又劃掉了兒子的名字。

緊接著,她哇的一聲哭了,樣子非常痛苦。

教授等她平靜了一下,問道:「和你最親的人應該是你的父母和你的孩子,因為父母是養育的人,孩子是你親生的,而丈夫是可以重新再尋找的,為什麼丈夫反倒是你最難割捨的人呢?」

同學們靜靜地看著她,等待著她的回答。





女生平靜而又緩慢地說道:「隨著時間的推移,父母會先我而去,孩子長大成人後肯定也會離我而去,真正陪伴我度過一生的只有,我的丈夫。」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