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年前的一個晚上,跟一位阿姨聊天。

她恨恨地提起她那個二世祖前夫。

他生性風流,婚後從來不缺女朋友,一個比一個年輕。

離婚後,沒人管束,他更自由了,一直過著浪蕩的日子。

一天,他跟年輕女友親熱時,突然心臟病發,救不回來了。

說起這個短命前夫,她心中依然有氣。

他這樣走了,她既高興也傷心。

我笑笑跟她說:「猛虎終須山上喪啊!」

她望著我,臉上的表情一時轉不過來,呆了幾秒鐘,才懂得咯咯大笑。

我真的認為他是死得其所。

這不是花花公子最好的一種死法嗎?

他們決不會想帶著前列腺的痛楚,在老婆和孩子呼天搶地的哭聲中離去。

就像你們教我的:「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

原來,我們一轉身,才猛然發現,愛海就是江湖。

當你愛上一個人,你的一雙腳已經踏進江湖,從此以後,就要有流淚的準備,就要知道會有千刀萬剁,全身筋脈盡斷的可能。

當你愛上一個人,說不定就會有被背叛的一天。

當你愛上一個人,就要有分離的打算,也要接受訣別的痛苦。

當你愛上一個人,也就是有求於他。

你會希望他同樣愛你。

那麼,你也會有心碎的時候。

我們赤手空拳闖蕩江湖,不是想要什麼絕世武功,只是想要一個溫暖的懷抱和今生的慰藉。

可惜,這片江湖並沒有九陽神功或者九陰真經,也沒有葵花寶典和倚天劍屠龍刀。

我們有的,只是血肉之軀,總共能挨幾刀啊?

一生又有多少回,我可以為你含笑挨刀,壯懷激烈?

少年子弟江湖老。

我們也在這片粉紅色的江湖白了頭髮。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