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此看來,在職場打拼當『小兵』的時候最累,大貓叫你乾啥你就得乾啥,叫你加班到幾點你就得加班到幾點,做牛做馬完全沒有人生自由。

小兵總會幻想,如果有一天當了大貓,想遲到就遲到,想早退就早退,絕對沒人敢對你吹胡子瞪眼睛,豈不快哉!

大貓可不這麼想,有時候他們更懷念當小兵的日子。

當小兵雖然窮了點,累一點,但生活中遇到困難同事會幫助你,工作上遇到麻煩上級會幫你頂鍋蓋,用不著承擔那麼多沒完沒了的責任,完成份內事就可以無懮無慮樂呵呵。

而大貓呢,上有老貓制擎難以放開手腳,下有小兵難管時常制造麻煩,周圍還有別的貓咪虎視眈眈,一個不留神就可能栽進陷阱或誤吞魚刺——正所謂,當小兵易,當大貓難。

大貓覺得自己是職場上最累的人,還被評價為最容易過勞死的中年高危人群,看報紙上諸多大貓因過度操勞相繼倒下,讓同樣心力交瘁的大貓心酸不已。

大貓或許覺得,在家裡做全職太太的老婆簡直輕松極了。

不過,老婆大人並不這麼認為。

做女人容易嗎?

二十多歲的時候,和男人一樣在職場上辛苦打拼累得半死;等到嫁了人,又肩負起傳宗接代撫育子女的重任,十月懷胎,洗衣喂奶,煮菜持家,哪一樣是輕鬆活?

好不容易做起了全職太太,還要擔心老公過分能乾招蜂引蝶,遂整日忙著描眉畫眼學插花練瑜伽,以免變成黃臉婆被時代淘汰,能不累嗎?

當然了,比起既要操持家務照看孩子又要辛苦工作的職場女性而言,全職太太也承認自己過得還算省心。

全職太太覺得,快要高考的孩子纔是最累的,面臨著巨大的昇學壓力,每天都要學習十幾個小時,連覺都睡不飽,可憐極了。

說到省心,單身貴族操心的事少吧?

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一個人買票全家看戲,這種生活還有什麼累心事呢?

單身貴族說,心累。

我的很多朋友都是優秀的大齡單身青年,他們衣食無懮,容貌端正,工作順利,身體健康,只是至今沒找到合適的另一半,外加父母的催促和身邊朋友的攛掇,硬是將自由的感情變成了一塊心病。

一個朋友對我說,眼看年齡越來越大,還是找不到合適的人把自己嫁出去,哪怕只是談一場單純的戀愛也好啊——沒有感情的真空生活,一個人,好累。

其實,說到人一生什麼時候最累,像我這樣纔活了小半輩子的人,是沒資格回答這個問題的。

就此問題我請教了一位身邊的長者,他老人家思考片刻,說道:人一生最累的階段,就是需要為逐漸長大的子女操心費神的時候——兒女們的上學、中高考、找工作、談對象,無一不令父母們勞心勞力,寢食難安。





中國人的這種蔭蔽子孫的傳統不如西方人瀟灑

我說,我們中國人就是太在乎這個,恨不得為兒女們操碎了心。

你看人家西方國家,子女滿了18歲就可以為自己負責,父母過父母的生活,兒女們也有他們自己的天地,父母除了親情和關愛,無需為兒女的未來付出更多,那纔是自給自足的自在生活。

在我此前一篇專欄的留言欄裡,有讀者問我這樣一個問題:你覺得人一生中什麼時候最累?

於是我捫心自問,我什麼時候最累?

顯然,我,每天都很累。

早上,萬分痛苦地在鬧鍾的怒吼聲中起床。

中午,不情不願地吃下一些不得不吃的飯菜,還來不及在桌子上趴一會就要開工。

下午,經常在下班時分被老板抓住當差,一加班就到九、十點鍾。

晚上,還要熬油點燈寫文章,不拖不欠纔能睡得安穩。

長者點頭道,沒錯,子孫自有子孫福。

我們中國人的這種蔭蔽子孫的傳統,確實不如西方人的自由民主平等來得瀟灑。

此刻,我想到西方的一個諺語『over the hill』,意為,上了年歲的人越過了人生的巔峰,開始走下坡路。

如果把人生比作爬坡,剛開始時總是腳下生風,一路歡歌。

爬到一些重要的節點,體力不支意志不強的人就會落後,體力充沛咬牙堅持的人就會領先。

而人生最累的時候,莫過於爬到山頂之前的最後衝刺階段(也就是中年人到了四十來歲『蠟燭兩頭燒』的階段),人的生理和心理壓力均已達到極限,可謂身心俱疲。

一旦爬到山頂,立刻雲淡風清。

之後的下坡路,也就走得輕松愜意。

但是,恐怕沒人希望自己過早就『over the hill』 ——寧肯累,也要多爬點。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