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腿已經不時髦了,現在最時髦的感覺是搞曖昧。

小蘋二十歲,暑假在加油站打工時,認識了志鴻,兩人朝夕相處,彼此都很有好感。

志鴻總是保持著微笑,像一個小太陽,不管工作再辛苦,因為可以看見他,聽見他的噓寒問暖,小蘋每一天都活得很有動力。





他的身邊早有個她

每天早上,她會記得多幫他買一份早餐,而他也總會留心幫她照應一下工作。

最快樂的事情是,彷彿有一種默契似的,星期天早上,他總會請她看一部電影。

他說他姊姊有一張免費的某大戲院贈票卡,不看白不看。

在戲院裡,她會把頭枕在他的肩上,而他也偶爾會把下巴靠在她頭上。

臉紅心跳,更勝任何耳鬢廝磨。

這就是曖昧。

小蘋其實老早有了男朋友。

她是個天真的女孩,好幾次想要暗示志鴻,其實身邊有別人在,但又曖昧的不讓男友來接她下班,因為到上班的第三個禮拜起,這就變成志鴻的專利。

她喜歡坐他的機車回家,把手環在他的腰上,心跳得好快,卻又假裝一切很自然。

直到有一天,她發現了另一個女孩。

原來,不只她有個他,他也有個她呀。

那個女孩是他的大學同班同學,某晚專程等他下班,她雖然熱烈的招呼著她,和她親切的聊天,但心卻像鏡子摔在地上一樣,碎裂成千萬片。





沒到手卻難以放棄

之後,曖昧依然甜美,但已經多了雜質,兩人之間的關係,沒有再進一步的可能。

她還是很珍惜和他打工的時光,但她知道,當學期開始,當秋天的意味漸漸濃稠,這一段曖昧就會因此而結束。

她對我說:「妳曾有一本書,叫做《愛在曖昧不明時最美麗》,我現在終於知道,沒有到手的愛情,韻味最深長。」

沒有真正到手卻不能放棄的愛情,叫做曖昧。

還停留在曖昧期的愛情,最大的好處在於,雙方還在呈現自己最美好、最溫柔、最善良的一面,不用想未來,只要享受現在,還不需要經歷人性的真正考驗,也不必為磨合彼此習慣而費盡心力。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