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有人問:「下輩子可以選擇的話,你要當男人還是女人?」

好玩的是,男生都還希望繼續當男生,想也知道,怕的是生小孩,還有那個每個月的麻煩。

至於女生嘛!

當然有一半以上的立志當男生,就知道當女生有多辛苦了。

歷經人生中的悲歡離合,種種折騰人的糾葛後,我對這個問題的回答是:「萬一下輩子真的還要相逢,那換我做男生啦!輪到那個殺千刀的當女生,我讓他生個一打半,乖乖在家當黃臉婆,看我怎麼凌遲他!」

我在我的來生夢裡,滿心希望能角色對換,來個復仇記,繼續笨笨的冤冤相報。

日前聽我的好友說:「你知道我為啥抵死不穿耳洞嗎?因為穿了耳洞,下輩子就註定要當女生了!」

我愣在那裡,摸著自己的耳洞,當場復仇夢碎,看來來生無望了。

我沒有耳垂。

根據遺傳學的基因理論,有耳垂是顯性,沒有耳垂是隱性。

我爸媽和妹妹都有像佛祖一樣的大耳垂,就我沒有,隱性到最高點。

我二個兒子也都有摸起來圓滾滾肥嫩多汁的大耳垂,偏我是個怪胎媽媽。

從小,我這個幾乎沒有耳垂的耳朵,成了女性長輩最愛念的話題。

這些三姑六婆的學說,也分成二大派。

一派搖頭歎息:「嘖嘖嘖!千萬不要穿耳洞啊!已經夠苦命相了。再穿的話,破了相,把其他好面像的福氣都拖垮,千萬不要穿啊!」

另一派就是認定這種無垂珠的可憐耳垂會苦命,反而強烈建議我穿耳洞戴耳環,而且還要戴圓珠型的,以便增加福分。

婚後阿嬤也打我耳朵的主意,唸著:「這世人要穿耳孔,後世人才末做婢做嫺。」

阿嬤深信沒有穿耳洞的女生,下輩子會淪為「做婢做嫺」,也就是要當奴婢的意思。

長期在穿與不穿的兩極化拉鋸中,我當然也曾經數度心動,想要穿來過過癮。

但總在目睹那左右各戳一下,乾淨俐落的兩個驚心動魄的動作中,嚇到數度臨陣逃脫。

偶而戴的都是夾的耳環,總讓我痛到發誓再也不戴耳環。

偏偏平時總跟我一起廝混、一起敗家血拼的手帕交,非常酷愛買耳環。

細緻小巧的臉蛋總愛買些極為誇張的大耳環,去逛街的時候,就看她左試戴、右試戴得不亦樂乎。

就算不買,也為逛街增添不少樂趣,加上只要不是買珠寶耳環,便宜又好看的耳環多得不勝枚舉。

看見她喜孜孜的狂買,我卻只要想到夾耳朵的酷刑,心癢癢的好不難過。

所以說朋友不能亂交,近朱者赤的結果,終於就在一次看中一對秀氣的小K金耳環後,我一咬牙,就讓售貨小姐拿個酒精棉花,在我耳朵搓揉了幾下,「啵啵」二聲,就俐落的穿好了耳洞,直接戴上那讓我心動不已的小耳環。

當時我心裡的OS是:「生孩子的痛都沒有在怕的,這就當是被大蚊子叮好了!」

回到家後,婆婆詫異的看著我壯士斷腕悲壯的紅耳朵:「幫你穿的人面相如何?」

我不解的回答:「瘦瘦小小的啊!沒啥印象!」

婆婆搖頭嘆息:「你真是有夠青菜耶!人家說穿耳洞,最好找個福壽雙全的老太太來幫你穿,要用好的耳環來穿,不戴的時候用茶葉梗插在耳洞裡,這樣才會好命。你哦!也不怕壞了你的好運道哦!」

我鼻子摸摸,穿都穿了,提這些事後諸葛都沒用啦!

不過說也奇怪,穿了不久,前夫的第一次外遇就東窗事發了,婆婆更是把我這貿然穿耳洞,視為老祖宗說法果然靈驗的罪加一等。

唉,誰知道不過區區二個小洞,會這樣滋事體大咧?

就穿了咩!

穿了耳洞才知道自己是敏感型的耳朵,還只能戴黃金K金的呢!

萬一是鍍金的,就會看見我一直揉耳朵,癢死囉!

所以便宜的耳環,我一樣只能看不敢買,真是氣人!

還常因為自己是長髮的關係,有時不經意的髮絲一撥,耳環何時被甩掉的都不知道。

因為都是好貨,掉起來心疼不已。

就這樣首飾盒裡,總有許多找不到另一半的耳環孤兒,就知道我是個多粗心的人了。

來到異鄉重新歸零開始,出門戴了一對自己最心愛的珍珠耳環。

這對耳環在我跟前夫數度起爭執時,好幾次掉在他的車上,多次失而復得讓我萬分珍惜。

當時SARS肆虐,我一路哭著到知己家,她好奇的問著:「你的耳環為何只戴一邊啊?」

我手一摸,右耳空空如也,應該是下火車時,摘掉口罩後,就扯掉了其中的一只。

我無言的嘆息著,真的是切割的好清楚啊!

再也找不回的耳環,遺落在一個我回不了頭的地方。

就這樣遠遠的被拋在我生命的過往,永遠永遠的過去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