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父親就很疼我,經常買玩具給我,講故事給我聽,帶我去郊遊,陪我唸書,有時候也會跟我一起洗澡,幫我抹香皂、擦背、洗臉、洗頭,一起泡在浴缸裡。

走在一起時,他總是用那支大手牽住我的小手,讓我感到安全與溫暖。

那時,我不懂得什麼是親子之情,但我的心裡,總是感到十分溫馨、快樂和滿足。

然而,日子過得很快,現在我父親已經將近八十歲了,他不幸罹患了帕金森氏症,行動不便,右手也不自主地不停抖動。

爸爸經常一個人眼睛恍忽、失神,甚至眼光呆滯。

平時,他吃飯、走路、上廁所、喝水、洗澡,都需要家人的照顧,無法自己行動;

也因此,照顧父親生活作息的責任,就落在我母親的身上。

可是,母親的年紀也大了,她平時要買菜、洗衣,又要天天為父親餵食、扶他行走,還要幫父親洗澡,真的好辛苦!

於是,我就嘗試為父親洗澡,來減輕媽媽的負擔。

不過,您知道嗎?

我和父親的個子都是高頭大馬,身高都超過一百八十公分;

所以,兩個又高又壯的男人,擠在一間空間不大的家中浴室裡洗澡,真的感到很彆扭、尷尬,也很折磨。

後來,我想到了一個好方法,就是帶父親到溫泉旅館去泡溫泉,也順便幫父親洗澡。

嗯,太棒了,這個想法太好了!

於是,我開著車,載父親到北投,找了一家溫泉旅館,在公共浴室裡為父親洗澡。

一開始,我對父親的全身赤裸感到很不習慣,也很不自在,因為,在我心目中,父親就像個巨人一樣,是我敬仰的對象。

當父親在法院當法官時,有崇高的職位,也很威嚴,不苟言笑;

而在家裡時,他是一家之主,對我們小孩,家教非常嚴格。

然而,在這時候,我幫父親脫光衣服,兩個人都全身赤裸;

眼前的爸爸,八十歲了,老了,臉上、額頭上滿是皺紋,頭髮也稀落、斑白;

雙手、雙腳的肌肉,也都已鬆弛,動作遲緩,臉頰上也看不到昔日的神采,顯得十分無助。

真的,我心裡非常尷尬、手足無措,甚至,我的眼光不敢和父親直視。不過,我還是鼓起勇氣,用香皂抹在爸爸的身上、腿上,幫他擦抹、搓揉,也幫他洗頭、沖水。

溫泉,溫度熱呼呼的,我舀起溫泉熱水,沖淋在爸爸的身上;

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對爸爸這麼做。

回想小時候,爸爸也曾經幫我抹香皂、洗頭、沖水,當時,我是個活蹦亂跳的小孩。

如今,我已經四十多歲了,爸爸忙碌一生,為社會貢獻了一生;

他現在年老了,齒牙動搖了,頭髮也掉落了,甚至得了帕金森氏症,而使他的手不停地抖動。

我看見他臉上的落寞、無奈和徬惶,內心有無數的不捨。

沖淨完身體,我輕扶著父親,緩步地走;

兩個大男人,光溜溜地,一起走進浴池裡,一起泡在熱呼呼的溫泉裡。

這時,爸爸輕輕地閉上眼睛,放鬆肌肉,享受著許久以來未曾有過的泡湯片刻。

過去,我一直以為,擁有財富、地位,讓家人有更好、更舒服的生活,就是最大的幸福;

然而,當我幫年邁、有病在身的父親洗澡時,我才體會到「愛,就是在家人的需要上,看見自己的責任!」

想一想,我們每個人都喜歡抱起剛出生的小嬰兒,逗逗他、親親他,因為小嬰兒很可愛,皮膚很白嫩、細嫩,很討人喜歡;

而且,我們也喜歡小嬰兒身上所散發出來的乳香。

可是,我們大部分人都很不喜歡聞到老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味,不是嗎?

我們的雙親,年老了、生病了、走不動了,甚至尿失禁了;

或是有些老人身體不適,沒有洗澡、洗頭,身上散發出「異味」,有時也可能滿屋子裡都是「辛騷味」,所以少有人願意去親近他們,也不願去幫他們擦大便、換紙尿褲。

我們可能都找外傭來做這些卑微、惡臭的事。

的確,我們常對年邁的父母,失去了「耐心與愛心」!

在這高齡化的社會,我們有一天都可能變成病痛纏身、孤苦獨居的老人,而我們的子女,也都可能因工作忙碌,或嫌棄我們,而不在我們身邊來照顧我們。

於是,我全時間投入了「傳神居家老人照顧」的工作,也希望--我們都能「用愛,來擁抱被我們忽視許久的年邁親人」! 





心靈小啟示

「你今天微笑了嗎?」

「你今天和父母說說話、談談心,讓他們微笑了嗎?」

微笑,能增添生命的色彩;

微笑,能讓生命充滿了力量;

微笑,能讓人的心情從憂鬱和陰暗的角落走出來!

人只要微笑,只要有陽光的笑臉,就十分迷人。

想想,當我們微笑時,是不是也讓父母微笑了?

還是惹他們生氣了?

生活中,與家人要有更多正面的溝通、親切的微笑;

尤其對父母,不要動不動就抱怨、就爭執,或冷落、疏離。

想想,父母年紀大了,他們還有多少時間可以「笑」?

不要讓父母有限的年歲,都在難過、流淚啊!

多和父母說說話、多陪陪父母,因為「愛和溝通」,是「用聲音、用眼睛、用行動,更重要的是感覺!為他們設想。」

用溫柔和善的聲音說話、用真情的眼睛關心!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