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在家境那一欄,我爸媽都叫我填「小康」;我也天真的以為,自己家裡家境還算過的去。

長大到英國唸書以後,才發現,這個世界的有錢人真多。

更可怕的是,到了私立小學教書以後,我才見識到,不只有錢人和我們想的不一樣,連有錢人的小孩,也和我們印象中的小孩,完全不一樣!

舉例來說,我記得小學的時候,要是有同學生日,帶著一桶乖乖桶,全班就會羨慕的要命了!

乖乖桶裡,稀有的五頂紙帽子和玩具,更是壽星的好朋友,才能拿到的最高榮譽!

我國小六年間,從來沒有帶過乖乖桶去上學;所以到大學的時候,還曾經送過好朋友(男生)芭比桶當做生日禮,讓他滿懷羞愧地提著芭比桶搭公車回家。←旁邊的少女都露出嫌惡的眼神~科科科。

等我當老師的時候,我就一直期待,能有機會再吃乖乖桶。

當然,如果能拿到紙帽子和玩具,也很有成就感啦!

有一天,有一位家長在聯絡簿裡提到,他的小孩生日當天,會請人送蛋糕來班上,請老師(也就是我)幫忙分給小朋友一起同樂。

我的心裡讚嘆著,「蛋糕耶!比乖乖桶還要高級耶!不愧是私立小學的有錢人!」

當天,我一直期待著蛋糕的到來。終於,到了下午三點左右,壽星小朋友家的菲佣,提著一個大蛋糕來到學校。

小朋友都興奮地擠在蛋糕的周圍,想親眼目賭蛋糕現身的那一剎那。

我一邊解開蛋糕盒上的繩子,一邊一直炒熱氣氛說,「要開囉~我要打開囉~要開囉~」←其實全班我最興奮!

小朋友也一直發出期待的吶喊,「老師快點啦!你那麼慢,冰淇淋會溶化ㄋㄟ!」←誰跟你說是冰淇淋蛋糕的啊!

終於,我像小當家一樣得意地掀開蛋糕的盒子,自以為背後會有一條發光的金龍直衝雲宵的時候。

小朋友都安靜了下來,甚至,有一個小朋友不屑地說,「Costco的喔,便宜貨。」

當天,小壽星一點都不開心,因為同學都一直笑他的蛋糕是便宜貨。

一直試圖矯正小朋友觀念的老師我本人,心裡也很不開心;因為,上個星期,老師才花了一千二辦了便宜貨蛋糕的會員卡。

心裡的哀傷又不能和他們分享。

當然,能讓小孩唸私立小學的家庭,家境普遍都相當不錯。

除了之前在保時捷把拔那篇提到的家長外,其他家長,也幾乎都是開那種看起來就很貴的車。

有一天,平常都搭校車的Francis,因為睡過頭沒搭到校車,由他把拔親自開車送來學校。

在學校前的圓環慢速地繞場一周後,把拔帥氣地開著車揚長而去。←我強烈懷疑,做那個圓環,根本就是要讓家長炫耀車子用的!

Francis才剛踏進教室,其他小朋友就一直問,「Francis,那個是你把拔的車嗎?」

Francis驕傲地點了頭,我也馬上附合著說,「你把拔好好喔,都可以開車帶你上學!我都要自己開車上學耶!」

朋友都覺得,我和學生講話的方式超白癡。

Francis無奈地說,「因為你是大人好嗎!」

另外一個小朋友卻馬上把話題拉回來,「Francis,你把拔的BMW看起來很舊了耶!該換新車了吧!」

靠…靠妖!我馬上發火的說,「你這樣很沒禮貌耶!人家把拔開什麼車,關你屁事啊!」

沒想到,從小就過著有錢人的鬥爭生活的Francis也不是簡單角色!

Francis:「我勸你最好不要再欺負我!不然我就叫我把拔,開除你把拔!」

這…這是什麼世界!

暑假前的一個星期,下課時間,我和小朋友在走廊聊天。

這個情況,就是中年男子在樓梯間抽煙差不多。

我隨口問了小朋友,「好煩喔~我暑假還要來學校上班耶!你們暑假要幹麻?」

Enoch:「暑假好無聊喔~我馬麻每次放假都要去日本,超膩的!」

保時捷把拔的女兒:「對啊~我馬麻都要我去澳洲的姑姑家學英文。」

Francis:「我還要陪我馬麻去美國念博士勒!超無聊的。」

靠!你們這些奢侈的小孩,怎麼好意思在,暑假還得天天來學校上班的老師面前,說這種話啊!

當然,這種內心的怒吼,不能透露出來。

我只能拼命的假笑,然後硬是擠出一句話,「你們的暑假…好像比我的暑假好玩耶!」

沒想到,Enoch竟然還給我放了一記冷箭!

他說,「老師,你薪水多少啊?我馬麻說,當老師的薪水很少捏,你好可憐喔!」

各位觀眾,拎杯,當時已經快要哭出來了!

堂堂從英國念完碩士,回台灣教小學的大人,竟然被一個小學一年級的正太說可憐,我還有活下去的臉嗎?

Francis還給我補上一記,「等我長大,你再來我把拔的公司上班好了。」

Francis,等不到你長大,老師已經失業了,你可以先預支你的零用錢,當我的薪水嗎?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