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現在我說我愛你呢?」女人抽著煙,突然的對著身旁的男人說了這句話。

「什麼?」男人試圖想要看清楚煙霧裡女人的表情。

但是,他只看到了女人眼裡一閃而逝的光亮。

男人的心裡想著,那是淚水或只是燈光的反射?

「如果,現在我說我愛你,你會怎麼樣呢?」沒等男人回過神來,女人又問了一次。

這一次,她用盡了她所有的力氣吼了出來,試圖著將包廂裡縱情的歌聲蓋過。

包廂裡的朋友們,因為女人突來的舉動都回過頭看著她,而女人卻低下頭脹紅了整個臉。

男人看著女人紅著臉的模樣,笑了笑摸著她的頭說:「妳喝太多了,三八!」

「是呀~我可能是喝太多了!」女人應聲的附和著。

只是,難道他不知道嗎?

只有在喝醉酒時候,她才有這麼大的勇氣對他這麼說呀!

女人手捂著發燙的額頭,苦笑著。

其實,她覺得自己根本沒有喝醉。

「怎麼,人不舒服呀?要不要到外頭去透透氣?」男人彎下身,關心的看著她。

「嗯!」女人勉強的將深陷在沙發裡的身體抽離,向身旁的朋友交待幾聲便走了出去。

瞬間她覺得暈眩了起來,但,不是因為喝醉。

「我去看一下。」男人見狀丟下了這句話,便也跟著離開了暄鬧的包廂。

女人走出門口,貪婪的吸了一口夜裡冰涼的空氣。

頓時,腦子裡混沌不清的感覺一下子全都消失了。

人,顯得清朗了不少。

突然間,女人像是好久沒有發洩情緒一樣地蹲在熱鬧的KTV門口哭泣了起來。

在那時候,女人清楚的知道,在她對男人說那句話時,她真的沒醉。

一個滿身酒味的女人,在門口痛哭失聲。

聽起來,似乎是個很蠢的行為。

不過在此刻,女人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因為,這樣的舉動對她來說是第一次,不過也是最後一次了。

身體裡的酒精在女人大滴大滴的淚水中悄然的蒸發了。

夜裡的空氣有些涼,她不禁拉緊了衣服,準備回包廂。

一轉身才發現,男人始終站在她的身後沒有離開過。

「對不起!在你結婚前夕竟然對你說這樣的話。」

「不會,妳那時是喝醉了吧。現在,酒醒了嗎?」

男人的眼神中閃過一絲的猶豫,就在那四分之一秒,很輕微得沒讓女人發現到。

其實,他差點就要發了瘋的抱住她,質問她為什麼不早說出這句話。

只是,明天他就要結婚了。

「明天,會來吧?」男人試探性的問女人。

「不一定,看看吧!」女人又燃起了手上的煙,男人終於看清楚了。

這次的光亮並不是女人眼裡的淚光,而是女人手裡燃燒著香煙所發出的火光。

「喂,你一定要幸福喔!」在回包廂的時候,女人突然對男人說了這句話。

「三八!妳酒還沒醒呀?」男人尷尬的笑著。

女人於是白了他一眼,便搶先一步的踏進了熱鬧的包廂裡。





第二天的喜宴,女人如期赴約了。

散場時仍是那天回包廂前她對男人說的那句老話:「一定要幸福喔!」

她笑笑的對著送客的新人們這樣說。

女人手裡握著的是男人結婚照,照片裡的男人看起來很好,而女人也正努力的讓男人認為她現在似乎是很好的樣子。

「諾!這種喜糖是最貴的。給妳,沾沾喜氣。」男人從糖堆裡挑了顆包裝精美的喜糖塞進女人的手心裡。

女人走在回程的路上,嘴裡含著那顆令她臉頰鼓起一半的喜糖。

突然想起,多年前,男人也曾經對她說過同樣的話。

「如果,現在我說我愛妳呢?」

「你喝醉了!」女人很乾脆的回答了男人這句話。

她有些心虛,因為,那晚男人根本沒喝酒。

嘴裡的糖,不知怎麼地,酸了。

酸楚得讓女人的眼淚關不住直往下掉,漸漸地,模糊了結婚相片上男人的笑容。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