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八歲的女兒,不夠聰明機伶,跟別人家的孩子比起來,顯得羞怯畏縮,而且反應遲鈍。

例如,妻子教她做功課時,經常氣得跳腳,女兒卻張望著一雙烏溜的眼睛,怔忡地望著,那神情彷彿再說:「我就不會嘛!請不要生氣好嗎?」

讓人心生愛憐而不忍責備。

儘管如此,跟她活潑俏皮的弟弟相比,我和妻子經常在有意無意間,疏忽了這個很少哭鬧,也不曾向父母需索的孩子。

最近一次課堂上的聽寫測驗,居然讓女兒拿了滿分。

跟以往少有高達四十分的記錄相對照,真讓我們納悶了好一陣子。

為了兌現我的承諾~只要考試成績跨過六十分,就送她一個玩具。

假日下午,我帶她到百貨公司,讓她自己挑選。

在熙來攘往的人群中,女兒不只一次地問我,是不是她喜歡那個就買那個。

我有點後悔當初這承諾下得太過輕率,此刻只要她在高價位玩具前駐足時間稍久,都教我心驚肉跳的。

終於,她在一隻小企鵝跟前細細端詳,我看了一下標價,嗯~還好!

正想慫恿她賣下的當兒,她仰起小臉蛋說:「爸!小熊熊的模樣好可愛!」

我的天,女兒中意的,竟是企鵝身邊的絨毛熊!

那隻和她一般身高的小熊價格,足足是我薪水的十分之一。

望著她發亮的眼神、渴望的表情,小手抓著我的腰身輕輕搖動,我幾乎不能自己地買下絨毛熊的衝動。

可是,價格不菲啊!

想了想,也許改天在地攤上,能找到類似的絨毛熊吧!

我狠不下心來告訴女兒,小熊太貴了,改天再買。

不想看到她失望的神情,急急帶她去買了盒益智玩具就想回家,偏偏她拉著我繞了個大圈,回到絨毛熊跟前凝視良久,才擠出低低的一句話:「熊熊太貴,我不想要了。」

那近乎嗚咽和顫抖的童音,結結實實地烙印在我的心版上,久久不能平復。

從百貨公司回到家,女兒的心思顯然不在益智玩具上,一個人獨坐牆角鞋櫃上,兩手托著下巴,睫毛低垂,不知在想什麼,偶爾抬起小臉望著我欲語還休。

我懷著愧疚的心情,抱她進睡房,妻忙哄她入睡。

走出睡房後,隱約聽到女兒結結巴巴地跟她媽媽敘述:白天在百貨公司看見一隻很貴的絨毛熊。

她也沒有忘記提示她已經不想要它了。

突然,女兒迸出一句話:「媽,爺爺如果還在,會不會買下那隻小熊?」

一語驚醒夢中人,剎那間想起了父親生前常跟我說的話:「庭庭這孩子不吵不鬧的,你要好好在她身上用點心。」

我想起了自己讀小學時,鉛筆都是母親用菜刀削成的狗啃模樣,而渴望已久的削筆刀,卻在一次月考過後的隔天早上醒來,發覺一把閃閃發亮的小刀,用紅色絲帶串掛在我項間。

那天晚上做功課時,父親臉上堆滿笑容問道:「好用嗎?小心喔,別傷了手。」

往事歷歷,如今我的自私和故作聰明,一定深深傷透女兒的心,一個不怎麼聰明卻善體人意的嬌嬌女,我竟冥頑而不自知。

看看手錶,離百貨公司打烊還有半個鐘頭,隨即跨上機車。

明天早上,當她看見繫上紅絲帶的絨毛熊,也會像童年的我贏得削筆刀一樣的驚喜嗎?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