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佛祖釋迦牟尼在菩提樹下靜坐了好些年,方才悟道。

這中間,佛祖遭遇了七個從魔界來的魔女的引誘。





第一個魔女長得妖艷無比。

眉若彎月,眼含秋水,以花為姿,以水為膚,立似空怒放牡丹,行若拂面清風,艷光四射;笑聲好比黃鶯出谷,連哭聲都像是乳燕歸巢。

她來到佛祖面前,使盡了混身解數,力陳人世間的種種男歡女愛、情深義濃。

佛祖卻絲毫不為所動,坦陳了這種種世象的曇花一現。

最後,這個叫「美麗」的魔女悻悻離去。





第二個魔女長相並未見得有多出眾之處,但舉止端莊,行事淡雅。

恍若空谷幽蘭,只要有她過之處,連風中都余留下一絲絲幽香的氣息。

她來到佛祖面前,舉了種種男耕女織之樂,相夫教子之趣。

但佛祖依然不為所動,告訴她說人世間這一切看似美好,卻只不過是美好的表象罷了。

最後,這個叫做「溫婉」的魔女也黯然告退。





第三個魔女面貌端正,形容無邪,一舉一動都流露出大家閨秀的風範來。

她走到佛祖面前,一言未發,而是先將洹河之水拘來為釋迦牟尼洗了臉,然後默默的的四處為他張羅齋飯,諸事齊備之後,她依然不發一言,靜立在佛祖面前,若一尊遠古的莊嚴雕像。

佛祖一動未動,連眼角的餘光都未曾瞥一瞥這個為他默默做事的女子。

最後,她知道這一切根本無法扭轉釋迦牟尼的心意,於是,這個叫「賢惠」的魔女也離開了。





第四個魔女也隨之而來。這個魔女額寬面方,穿金戴玉,乍一來到,好似天上的王母降臨到了人間。

她儀態萬方,一看就是一副大富大貴之相。

這個魔女來到釋迦牟尼面前,對他數了種種榮華之好,富貴之妙。

上天可使玉皇開顏,入地可使魔鬼推磨。

人間一切事物,均不得稍離這孔方兄。

佛祖豈為這點小富小貴打動?

他責斥了這個魔女,依舊打坐悟道,無有半絲動容。

最後,這個叫做「財富」的魔女也默默離去。





接著,第五個魔女來到佛祖面前。一來就施出她前四個姐姐所沒有的手段。

她先叫山神將佛祖身前的那座大山搬了去,又叫風雨雷電齊施法術,使得人間淪為一片苦海。

然後,她開口允諾,只要釋迦牟尼放棄修行,她願追隨他左右,並使人間永無自然災害之苦。

佛祖疾言厲色將她勸導,讓她使一切恢復正常。

並好言相告。

最後,這個叫「權力」的魔女也無功而退。





第六個魔女來了。

這個魔女將她前五個姐姐的優點集於一身。

時而軟語溫存,時而惡言威脅;時而身色誘之,時而欲離欲去。

總之是盡了人間一切情態。但釋迦牟尼依舊只唸經打坐,毫無變意。

最後,這個叫「完美」的魔女也只好走掉了。





當佛祖釋迦牟尼以為他即將功德圓滿之時,種種以往的喜怒哀樂卻無來由的湧上心頭。

那些年少時的夢想,年輕時的情結,他無論怎樣的無我,怎樣的修行,那夜妻子夢中的笑臉,兒子降生的可愛,恍如記憶的潮水,反覆撲上無人的沙岸。

其實佛祖自己都不知道,這時,第七個魔女,也是傳說中最厲害的魔女已經悄悄的來到他的身邊。





這個魔女的名字叫「自己」。

包括那些自己的理想,自己的記憶,自己的夢和自己的初衷。

唯有堪破「自己」,才能達到彼岸。

這節佛祖並沒在他的佛經中講到。

實際上他也已經講了。

只是有的時候,我們自己也不免在忘記自己的過程中又陷入了「自己」。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