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她的時候,被她臉上無憂無慮的笑容深深打動,他覺得她就是那種看一輩子仍興味不減的女人。

他喜歡講笑話給她聽,看著她笑得彎下腰去,看見她因笑而閃動淚花。

他們愈來愈接近,他想要擁有她的意念愈來愈強烈,才猛然想到自己沒有固定的工作。

他沒有積蓄,他一無所成,那種想要愛她又不能認同自己的情緒,日以繼夜折磨著他。

有一天,在夏日的蓮花池畔,她笑的把臉埋在長裙裡,久久,抬起頭,眼眸清清亮亮地,她問:「等我們都老的時候,你還會說笑話給我聽嗎?」

「我是個浪子,老了不知道在哪裡?」他是這樣回答她的。

他認定了自己是浪子,浪跡天涯。

不管飄泊到哪裡,她的笑容都揮之不去,像心上的胎記。

許多年後他發達了,回到故鄉去,看見了她和她的丈夫,他們在夜市裡擺攤子賣盜版CD。

他和她一照面,看見她的眼睛的時候,就知道她不快樂,她再也不會有令他魂牽夢縈的那種笑容了。

他驀然感覺到嚎叫不出的疼痛,知道自己失去了今生最美好的部分。

一直等待著欣賞花開的好時機,如生命中最繁盛的一場饗宴,想要與所愛共享,在晴日碧空的燦陽之下。

然而,好不容易等到天晴,卻發現美麗的花已經凋謝。

早知道美好難留存,就該牽著情人的手冒雨觀賞,把握瞬間的珍貴。

話雖如此,在愛戀中我們總免不了許多莫名的顧忌,總誤以為有一大把時間可供揮霍,總因為信心不夠而告訴自己,這並不是最好的時機,將來有一天,卻沒想「將來」存著多少變數。

一定要等到等待都成空,才能明白時光的無情與自己的怯懦。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