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知道男友的爺爺得了胃癌,我就開始吃早齋祈福,但最後因為爺爺年紀太大抵不過病魔而逝世,逝世至今逾一年我仍舊維持吃早齋習慣。

有一回很早起要去鄉下走走,我們在交流道附近買了麥當勞早餐,本來想著:「算了,反正也沒有很硬性規定早上不吃肉。」

於是迅速俐落地買了兩份滿福堡加蛋就上路。

按照慣例,我總是先讓男友邊開車邊吃完他的早餐,我再靜靜地享受自己的早餐,當我正拿起早餐時,看見了那塊肉,我的內心好掙扎,不知道該不該堅持原則,腦子裡的天使與惡魔開始交戰。

天使:「說到做到,不能吃啊!」

惡魔:「反正爺爺都過世了,妳還要堅持什麼?」





我想我們都有一個時期是跟另一伴不靠譜的狀況,跟對方說自己生活中的酸甜苦辣,他好像都不懂也不願去了解,於是沮喪地暗自認為對方都沒有同理心,甚至被一種「為什麼我要跟他在一起」的疑惑日夜糾纏。

但偏偏在這種時期裡,會巧妙地遇到一個好像自己說外星話對方也聽得懂的對象,什麼事情都以自己為重,美麗的錯覺告訴自己應該被對方呵護才對,而且當自己表明了已經有另一伴存在,他卻還不在意的繼續對自己示好。

這時你當然怎麼看都覺得對方順眼,聊天想法又有默契,好像跟他在一起會比較幸福。

接著你們熱絡交談往來,邀約下回或下下回見面的時間地點,漸漸地碰面次數變多,從一開始不經意的肢體接觸到最後接吻,就在某次酒酣耳熱之際感覺好像就要發生關係了,突然間一個念頭閃過去「等等」!

是的,你主動踩煞車停止一切,最後臨陣脫逃了。

隔天醒來時,心裡竊笑昨晚自己怎麼會在最後一刻如此懦弱,當這件事情讓其他朋友們知道時,他們說你可惜又膽小,這麼好的機會與對象怎麼會讓他溜掉,還對著你說:「如果換做是我,我一定會…」如何又如何。

別傻了,他們才不敢呢,太多人不敢做出違背良心的事,於是只好冀望在你身上,眼睜睜看著你做了壞事,為的就是想要看見你事後愧疚的模樣,再來假裝好心的安慰你。

這種心境,當然只有當事人最清楚感受。

被說可惜也好,膽小也罷。

總之,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之餘,還可以坦蕩蕩的跟另一伴為了某些意見而爭吵拌嘴,不必因為歉疚在心裡翻攪,讓自己在生活中的每件事都得小心翼翼面對,無法從容的做自己比豁出去劈腿還要痛苦。

在關鍵時刻「踩煞車」這個決定,並不是每個當局者迷都做得來,只有試過的人才能體會其中的暢快感。





最後,我的早齋到底破戒了沒?

可喜可賀的是我終究沒有吃下那塊肉,反而把肉抽出來給男友吃。

我永遠都記得那天當下吃第一口早餐的感受,隨即告訴了男友:「真的很慶幸我剛剛有堅持住,如果我吃了有肉的早餐,我整天一定都會有罪惡感而過意不去,但剛剛決定不吃肉才吃這份早餐,我突然覺得內心好輕鬆、好踏實!」

人人都需要愛情,但也要問心無愧的活著。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