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一個很體面的人來到一個破舊的庭院。

他西裝革履,氣度不凡,跟那些自信,自重的成功人士一模一樣。

美中不足的是,這人只有一隻左手,後邊是一條空空的衣袖,一盪一盪的。

來人俯下身用一隻獨手拉住有些老態的女主人說:「如果沒有你,我還是個乞丐,可是現在,我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長。」

「夫人,你讓我知道了什麼叫人,什麼是人格。今天我要接你住進城裡一幢新房子,那房子是你教育我應得的報酬!」

但婦人已記不得他了,於是董事長談起了往事。

原來,這位董事長以前曾是一個無助的乞丐。

一天,他來到一個庭院,向女主人乞討。

這個乞丐很可憐,他的右手連同整條手臂斷掉了,空空的袖子晃蕩著,讓人看了很難過,碰上誰都會慷慨施捨的,可是女主人毫不客氣地指著門前一堆磚對乞丐說:「你幫我把這磚搬到屋後去吧。」

乞丐生氣地說:「我只有一隻手?你還忍心叫我搬磚。不願給就不給,何必捉弄人呢?」

女主人並不生氣,俯身搬起磚來。

她故意只用一隻手搬了一趟說:「你看,並不是非要兩隻手才能幹活。我能幹,你為什麼不能幹呢?」

乞丐怔住了,他用異樣的目光看著婦人,尖突的喉結像一枚橄欖上下滑動了兩下,終於他俯下身子,用他那唯一的一隻手搬起磚來,一次只能搬兩塊。

他整整搬了兩個小時,才把磚搬完,累得氣喘如牛,臉上有很多灰塵,頭髮被汗水打濕了,凌亂地貼在他的額頭上。

婦人遞給乞丐一條雪白毛巾。

乞丐接過去,很仔細地把臉和脖子擦了一遍,白毛巾變成了黑毛巾。

婦人又遞給乞丐20元錢。

乞丐接過錢,很感激地說:「謝謝你。」

婦人說:「你不用謝我,這是你自己憑力氣掙的工錢。」

乞丐說:「我不會忘記你的,這條毛巾也留給我作紀念吧。」

說完他深深地鞠一躬,就上路了。

「我能幹,你為什麼不能呢?」

這句話使這個乞丐走上了自奮求生的道路,並取得了不凡的成就。

聽完他的敘述,婦人終於笑了:「那你就把房子送給連一隻手都沒有的人吧。」

是的,所有的哲學家對人格的認同都是一致的:第一是勞動,第二是思考。

可是放眼望去,或者巡視周遭,是不是每個人都具備這兩條基本品格呢?

那些為父母者是不是清晰地知道孩子在成人之前應該教給他什麼呢?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