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哲學家帶著他的三個弟子漫遊天南海北,廣聞博記。

弟子們個個都是滿腹經綸。

一天,哲學家在曠野中的一片草地坐了下來,對弟子們說:「你們都已是飽學之士,在你們的學業結束之前,現在我們上最後一堂課。」

哲學家問:「現在我們坐在什麼地方?」

弟子們答道:「坐在曠野裡。」

又問:「曠野裡長著什麼?」

答曰:「曠野裡長滿了雜草。」

哲學家說:「是的,曠野裡是長滿了草,不過現在我想知道是如何除掉這些雜草。」

弟子們大大出乎意料,一直探討人生奧秘的哲學家最後一課竟是如此簡單的問題,一弟子搶先開口:「用手拔掉即可。」

另一個弟子答道:「用鋤鋤掉會省力些。」

第三個弟子更為乾脆:「用火燒最為徹底。」

哲學家站了起來,說:「那好,現在你們就按各自的方法除一片雜草,沒除淨的一年後再在此相聚。」

一年後,幾個弟子都來了,原來的地方已不再是雜草叢生,不過還是參差不齊長著一些不知名的草在風中搖擺,而哲學家卻沒有來,但在地上卻擺著哲學家一生的全部著作,上面還留有一張紙條,上面寫著:「要想除掉曠野裡的雜草,​​方法只有一種,那就是在上面種上莊稼。」

弟子們頓時大悟,而哲學家卻從此杳無音信。

要想除掉曠野裡的雜草,​​不是用手拔,不是用鋤鋤,也不是用火燒,方法只有一種,那就是讓莊稼佔據這片曠野。

面對人生,事業,愛情,我們每個人都可能有過徬徨,有過迷惘,如果迷離的紛華遮住了我們的雙眼,紛亂的聲音籠罩住我們的耳膜,苦苦的求索而尋不到心靈的淨土,此時雜草變得很容易侵占我們的心靈。

若不能及時的作認真的自我審視與剖析,我們的心靈很快就要荒蕪。

拔,鋤,燒,都不能徹底除掉心靈的雜草,即便是一毛不剩。

可我們所期望的並不是光禿禿的心田,每個人都希望在生命的畫板上塗上絢麗的色彩,所以我們應讓心靈沉浸在春風細雨中,讓金色陽光遍灑心靈的每一處角落,只有這樣,我們的靈魂才不受紛擾。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