淹大水的那一天。

不知是否溫室效應,這兩年一下大雨就淹水。

王老闆最怕淹水,因為他賣紙,紙重,不能用樓上堆貨,只好把東西都放在一樓。

「天哪!還差半呎。天哪!只剩兩吋了。」

每次下大雨,王老闆都不眠不休,盯著門外的積水看。

所幸回回有驚無險,正要淹進門的時候,雨就停了。

一年、兩年,都這麼度過。

這一天,颱風來,除了下雨,還有河水氾濫,門前一下子成了條小河,轉眼水位就漫過了門檻,王老闆連沙包都來不及堆,店裡幾十萬的貨已經泡了湯。

王太太、店員、甚至王老闆才十歲的兒子都出動了,試著搶救一點紙,問題是,紙會吸水,從下往上,一包滲向一包,而且外面的水,還不斷往店裡灌。

大家正不知所措,卻見王老闆一個人,冒著雨、蹚著水,出去了。

「大概是去找救兵了。」王太太說。

而幾個鐘頭過去,雨停了、水退了,才見王老闆一個人回來。

這時候就算他帶幾十個救兵回來,又有什麼用?

店裡所有的紙都報銷了,又因為沾上泥沙,連免費送去做回收紙漿,紙廠都不要。

王老闆收拾完殘局,就搬家了,搬到一個老舊公寓的一樓。

他依舊做紙張的批發生意,而且一下子進了比以前多兩三倍的貨。

「他是沒淹怕,等著關門大吉。」有職員私下議論。

果然,又來颱風,又下大雨,河水又氾濫了,而且比上次更嚴重。

好多路上的車子都泡了湯,好多地下室都成了游泳池、好些人不得不爬上屋頂。

王老闆一家人,站在店門口,左看,街那頭淹水了;右看,街角也成了澤國,只有王老闆店面的這一段,地勢大概特高,居然一點都沒事,連王老闆停在門口的新車,都成了全市少數能夠劫後餘生的。

王老闆一下子發了,因為幾乎所有的紙行都泡了湯,連紙廠都沒能倖免,人們急著要用紙,印刷廠急著要補貨、出版社急著要出書,大家都抱著現款來求王老闆。

「你真會找地方!」有同業問。

「平常怎麼看,都看不出你這裡地勢高,你怎會知道?」

「簡單嘛!」王老闆笑笑。

「上次我店裡淹水,我眼看沒救了,乾脆蹚著水、趁雨大,在全城繞了幾圈,看看什麼地方不淹水。於是,我找到了這裡。」

王老闆拍拍身邊堆積如山的紙,得意地說:「這叫救不了上次,救下次,真正的『亡羊補牢』哇。」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