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什麼時候起,我的世界中有了你。

從什麼時候起,你成了我眼中靚麗的風景。

從什麼時候起,你將我的思緒勾勒,在心靈的畫廊上輕描淡寫。

從什麼時候起,你用眼神,用水袖,用圓潤的唱腔,用一身的婀娜多姿演繹,傳遞著情愛。

女人柔情似水,男人溫柔體貼;女人乖巧可人,男人風流倜儻。

女人英姿颯爽,男人豪氣衝天;女人才思敏捷,男人文才通天。

一對對郎才女貌,一對對珠聯璧合,一對對將愛恨情愁,生離死別展示在人前。

讓我懵懂的心追隨著,眷戀著,感動著。

曾為你迷,為你癡,為你將雙眸斂情;為你將笑靨輕送,你儼然成了我一顰一笑中的春秋一夢。

為你,我愛之深切。我把你漸漸融入了我的生命。

記不得從幾歲起,我對戲曲出奇的著迷,或許是因為父親是個老戲迷的緣故,一個小收音機不換聲道只聽京劇。

我的耳朵,常被青衣,花旦,老生,花臉,不同風格的唱腔所吸引。

覺的很有意思。

演員的唱腔多用假嗓子,多高的音好像都能唱上去。

而我偏生是個小時候犯傻,別人不帶玩頂著大西北風嚎哭,把嗓子哭壞的人兒,唱歌的水平可想而知。

所以張嘴唱歌,曲譜愣是強行給人低八度。

自從喜歡上京劇讓我有了一個小小的發現,我可以很容易的用假嗓演唱,飚高音輕而一舉,對高音恐懼也從此消失了,這發現讓我樂壞了。

因此對京劇的關注度越來越高,甚至開始琢磨起京劇來。

記不得家中電視是從什麼時候買的,反正只要有京劇,我是必看的,慢慢發展到昆曲,評劇,越劇,豫劇,黃梅戲,這些戲種我都會關注,百看不厭,甚至開始跟著學唱幾句。

當時,我家三叔是某廠的工會主席,有些多餘的戲曲票,我便成了工人俱樂部的常客,開始是家長帶著去,後來,一張票,我自己便走上兩站路,即使票的位置離戲台老遠,看不清台上人的面部表情,我也會欣然前往。

一到節目開演,我便會尋到前排空缺無人的座位上,專心關注台上演員的表演。

節目完畢,時間大概是晚上9點多鐘,我一個人尋著回家的路,高興的哼唱著。

那興奮勁頭如今的我還真是很難找尋。

回家洗畢,頭沾著枕頭,入夢,甜美之及。

有年過節,全家人去大姨家,正好碰上新疆老舅的孩子來看望大姨,家長們就決定,去照相館照張合影以做紀念。

那時候,照相是稀罕東西,很少家裏有相機,一個人沒幾張照片,所以,提起照相,表姐們高興的不得了,我卻沒任何反映。

我當時眼睛定著電視螢幕,看戲呢,黃梅戲《天仙配》。

嚴鳳英,王少舫,兩大名角,我是不能錯過,也不會錯過的,家長叫了多遍,我是雷打不動,說什麼也不去。

照相那裏有看戲重要呀,別來煩我。

所以,那張照片上獨獨少了我的身影,20年後讓我再選擇,我怕是還會如此。

選我喜歡的事情來做。

開始喜歡戲曲的時候,父親比我知道的戲曲多,可慢慢的他老人家再難是我的對手,只要螢幕上出個人物,只要是鑼鼓一響,只要是演員一張嘴,我便能說出是什麼戲。

而且開始記唱詞,學著唱。

喜歡戲曲,到底喜歡戲曲的什麼呢?

是那些佩帶在頭發上的各種玲瓏配飾;是那些勾勒在臉上的各色鮮豔奪目油彩的特色臉譜;是那委婉,動聽,華美的唱腔,還是那長袖飛舞輕盈的舞姿,我說不明白。

隨著自己年齡的增長,我對戲曲認識漸漸加深,我發現,自己之所以喜歡戲曲,皆因為他們演繹了各種情感,一個小細節,一個小動作,都可以讓你感覺到愛情的美好,夫妻間的和諧,讓你體會人間百態,苦辣酸甜。

你既可以感觸高山流水覓知音的美妙,又可以憎恨六月飄雪,冤案發指的薄情寡義。

愛呀,恨呀,在自己的眼中簡單的濃縮成一個個鮮活的人物。

感慨京劇《紅鬃烈馬》中,王寶釧苦守寒窯18載,終於與丈夫薛平貴相聚。

雖然幸福生活只有18天,讓人覺得愛的太苦,捫心自問是否真的值得苦等?

但愛的純粹,愛的執著,讓苦難愛情畢竟有了很好的歸屬,即使只是件漂亮的外衣,也讓人對愛情有了希翼。

女人對待愛情堅定得讓人敬畏。

《霸王別姬》,梅派的代表作品,虞姬的劍舞,劍吻都能讓你感覺到剛烈女子的純美愛情。

你是我的英雄,因為愛,我別去,自此少了你的額外負擔,少了你的累贅,為了你,我用生命之血染你戰袍。

愛的果敢,愛的決絕,愛的忘我。

越劇《紅樓夢》中《哭靈》一折讓我走入了曹雪芹的大觀園,體會著百花爭豔,浮雲過往,曲散人歸的悲涼淒楚的愛情故事,浸泡在詩詞的海洋,品味著詩詞意境的精美絕倫,你觀望漸行漸遠,行走在流動波光中的嬌媚倩影,歸途到底在那裏,誰又是誰歸途中的依托與陪伴呢?

評劇《花為梅》,以花為媒,花好月圓,那個滑稽,幽默詼諧的媒婆阮媽,那個60多歲還活躍在舞台上,在小品天下中得以大放異彩的表演藝術家--趙麗蓉。

讓你明白,藝術是相通的,對藝術的熱愛,對藝術的不懈追求,才可以發掘到自己不同常人的獨到之處。

她獨特的人格魅力,讓更多的人在敬佩的同時深感與時俱進,深挖自我的可貴。

深愛戲曲,深愛自己民族的文化。

深愛那個讓我自小就著迷的戲曲行當,我不知道,自己能否有機會穿上戲服做一回戲中人,但我知曉,人生如戲,我正在人生的大舞台上一襲青衣,漫舞翩翩。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