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冷冷清清,忙忙碌碌,千篇一律,一成不變,無所謂悲喜,只是被時間推著走,靜靜地,悠悠地。

喜歡懷念,喜歡沉浸在那些灰白的記憶裏流連 往返,不願出走。

看著熙來攘往的車流和匆匆而過的人群,心有一種被掏空的感覺,如同飄浮的氣體孤獨地懸浮在城市的上空,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陽光燦爛的日子,身邊人潮湧動,笑聲串串,所有人都是快樂的,唯我一臉的木然。

也曾笑靨如花,也曾真實地感受過幸福。

只是如今的笑再美總隱約透著那厚重的蒼白,再怎麼強裝幸福心也是無邊的空洞。

想要收集那些歡笑綻放在眼角眉梢,卻終究力不從心。

無奈地搖頭,松開握緊拳頭的手,竟感到身體絲絲頹廢的氣息。

想要徹底地放鬆,讓自己陷入那空白無憂的世界,然後俗世的靈魂離這個紛擾的塵世越來越遠,竟是如此欣喜地渴望。

風聲,鳥鳴,汽笛呼嘯,笑聲躍動,而耳邊回響的是空靈的虛無,那早已平靜的憂傷在頃刻間感覺越來越長,絲絲縷縷,纏纏綿綿,掀起那揮之不去的往事,在風裏狂亂地飛舞。

孤獨易感的心在憂傷的長廊裏來回踱步,一點點整理那些清淺淩亂的心情,竟是湧起遺憾那麼深,愛戀那麼長。

流火七月,天高雲淡。而清冷的心終無法熱烈,無畏地行走在烈日下,只想感受一份被熾烤的溫暖,這樣心也許不再寒冷。

看著車輪碾壓路面深長的痕跡,又重溫起那刻骨銘心的記憶,那人,那景,那心情,那麼美,亦是那麼傷,只嘆一切物是人非,再憶也是惘然。

回憶太重,卻不知如何卸下,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刻成明晃晃的印痕,心永遠不曾輕鬆。

因為懂得,所以寬容,因為懂得,所以慈悲。

有時只想安靜地死去,化成一朵無名的小花生長在熟悉的路旁,感受溫暖的氣息,聽聞燦爛的歡笑,還有那陣陣喧囂氤氳枯寂的心海。

留不住的人看不清的風景,那就以這樣決絕的方式安靜地守望,也許會看到那令人心動的深情回眸,也許會等到那熟悉的身影俯下身給我一個輕撫,讓指尖的溫度嬌豔我一季的芳菲。

風起的時候,往事將身心席捲。假裝沙礫惹了眼,努力睜著紅紅的眼眶,不讓睫毛下的傷城流潟,硬生生逼回體內,在胸中洶湧翻滾。

不哭泣,才能勇敢地向前。

於是,假裝自己很快樂,向全世界宣告著我空洞的幸福,用淡淡的笑容掩飾所有的委屈和不安,用一身薄涼炫耀著欲罷不能的孤單。

只想讓日子過得從容而簡單,不念不盼,不喜不憂。

只是,越想從容,越是顧慮,越想簡單,越是艱難。

一個人走,還是會想起那曾經相擁的時刻。

一個人沉默,假裝早已忘記,可那些細雨呢喃卻清晰在耳邊回蕩。

拼命讓自己忙碌,牽念的身影還是會透過時間的縫隙躥出腦海。

遇上一份不解的緣,從此再無法簡單。

浮雲悠悠,千姿百態變換著姿勢,飄然孤絕,如一片在大海上升騰的空靈與澄澈,花非花,霧非霧,飄忽朦朧。

怎樣的慧眼能看穿這千變萬化後的悠然?

怎樣的素心能感知這超然潔白的靈魂?

怎樣的筆觸能描繪這亦真亦幻美不勝收的風景?

水中倒影依稀模糊,原來也有這麼一些時候憂傷會看不清楚,不明的茫然將心包裹,向左或向右,竟挪不動選擇的腳步。

天邊最後一抹晚霞漸漸散去,伸出手想要抓住那血色殘陽的浪漫,怎奈何手指的長度永遠夠不了那流光飛逝的速度,而思緒卻定格在那滿滿的惆悵裏,不念歸時。

落日傾城,投射的不是繁華,而是那一片被金色籠罩的冰冷夜幕前一場凝重的告別。

天邊燦若紅霞,心卻無處話淒涼。

紅塵似有愛,紅塵之外的人卻觸不到那一份真實的溫暖,永遠在紅塵外安靜地凝望、等待,望一場美麗的緣,等一場千年的相約。

開始無法安排,結束也無需設計,紅塵來去才是生活的常態。

很多時候是我們太過較真,明知一場煙花的緣沒有結果,卻奮不顧身將自己燃燒,明知美麗的夢總是可遇不可求,可就是傻傻地沉醉不願清醒。

明知愛上不該愛的人,卻就是鬼迷心竅地忘不了。

一場飛蛾撲火的奔赴,換傷痕累累,胸口流淌的豔紅凝匯的是縷縷不絕的傷。

從此,憂傷寫滿故事的結局,繁瑣而美麗。

依然是那暖暖的笑容,讓人依然如初的癡迷。

靜靜地凝望、輕撫那照片中的臉,溫柔如秋水般滑過心尖,繾綣纏綿縈繞於心際。

萬丈紅塵,能於千萬人之中把你遇見真好,不論結局,至少曾經來過。

閉上眼,一切仿佛回到最初的相約,淺笑、低語、牽手、相擁,那麼美,那麼好。

以一顆禪定的心許自己一份薄涼的溫暖,睜眼卻淚盈於睫,不傷,只因留戀。

誓言太重,現實太輕。

想要走出那無形的牽絆,卻總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在心中撕扯,無力抗掙,唯有在曾經的世界踟躇不前,卻不敢叩問那沉默的心扉。

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孩子,固執驕縱著自己的任性和孤單,將所有的美麗淹沒在時光的洪流中,無聲無息。

燦爛的季節,如火的驕陽,碧空萬裏將心也烘托得清澈無比。

用乾淨執著的目光穿透那高遠的天幕,燦爛幾許,也蒼白幾許,美麗幾許,也荒蕪幾許。

一個故事終會有結局,一場漂泊終會有盡頭,一場沉醉終會蘇醒。

習慣了閒暇的時候將心情抒寫於鍵盤,執念著紅塵的相約,清脆的聲響亦是心中的低吟淺唱,心在那一刻有著些許的釋懷,然後悠悠長嘆。

也許一路走來留戀的並非那些熟悉的人和風景,只是那份最初的美麗心情。

物換星移,舊情仍在,固然欣喜地守候。

情如風逝,灰飛湮滅,笑著作別那一抹絢爛。

曾經最美,便是擁有。

花開了,又謝,終會再開。

月圓了,又缺,終會再圓。

人來了,又走,從此咫尺天涯。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