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一次沒有約定的相見,你的文字就這樣進入了我的眼簾。

青花,在你的記憶中妖嬈;青花,在我的夢境裏飄落。

你沒有來之前,我,一直在這裏。

夢裏,煙雨如詩。

一方石桌前,我一身素白裙裳,為你攬一縷輕霧,為你採一滴露珠,取一枚陳年的普洱,煮成一杯千年的香濃。

等你來,拈起,繞指柔腸;等你來,入口,沁香如昨。

「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那是誰人的詩句?

此刻,我輕啟朱唇,吐氣如蘭,用一份纖柔的心境,一點一點細數著流逝的光陰;看半空中的塵埃,滄桑著容顏,收納著塵世間散碎的零落。

夢的邊緣,是誰,叩響著鏤花的門扉?

你薄薄的身影,伴著青花的幽憐,凝望,凝望成我一生的景觀。

你清脆的足音,緩緩而至。

腳踝上那水晶腳鍊觸碰時發出的「叮當叮當」的聲音在我的耳畔流轉成妙曼的韻律,不肯離去,不肯散去。

就像無數次的瞬間,泛起的心靈感應。

你知道我在等你來,你知道我為你沏了一壺香茗,你知道我在等你,等你陪我對飲,等你微笑不語,用你清淺的目光,清婉的笑靨將我注視,把我融化。

你來了,我的等待,就不會蒼老。

塵間,有一個安靜的角落,開著一朵青花,它的花瓣兒在柔風中搖曳,和潔白的雲朵一起飄向紅塵之外。

「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那是誰人的癡情?

隔了山隔了水,我們依然可以一起看山巒蔥蘢,一起聽水聲吟哦。

不知那一汪煙雨,隱去了誰的身影,只待我的手指,穿過你長長的黑發;只留我的柔情,穿行於你悠長的眼眸。

就像是天際的那抹煙雨,必定會降落。

在瞬間,成就了青花夢幻般的色調。

青花,青花,那一朵青花啊,載不動時光的流轉。而我,依稀可見,你的一雙纖纖素手,輕撫幾碟藍黃紫,點燃一盞暖暖的橘燈,盛滿千般柔情,從暗香浮動、盈盈素裹的靈魂彌漫,越過唐風,穿過宋詞,絲滑了江南天青色煙雨的極致。

我知道,你一定會來。

來了,就會在我心上住下。

你來時,我必定是你眼中盛開的那一朵青花,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明眸傳情,百媚橫生,在你的心間,開成淡極淡極的絕色。

你手中的一支筆,揉捏了紅塵的萬千柔情。一卷心情,一葉扁舟,停靠在流年的渡口。

「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那是誰人的歌謠?

長亭邊,拾起一朵青花許久注視,那般深情,曾在誰的詩詞裏被歌吟?

你在我的書頁裏,你在我的心湖裏,水波漣漣處,蕩起怎樣的情絲萬縷?

我懷著青花般的心事,來到這渡口。遙遙相望間,卻不曾有任何失落,因為,你就在對岸。

我等你,一如天青色等煙雨。

就像是在這一刻,我毫無因由地想起了你。

在煙雨深處,在一朵青花的妖嬈中。

因了你,那些字元,起韻成詩成歌,飄飄渺渺地成了風景裏柔軟的白描,立在清雋的時光裏。

我知道,你一定會來。

來了,在我心上住下。

住下了,便不捨再離開。

等來了你,是偶然。

收獲一份真摯的友情,卻是時光珍貴的饋贈。

喜歡你明澈的清幽,喜歡你把那些溫暖而明淨的往事在時光的脈絡裏攤開。

喜歡你嗅著你筆下的文字如你這般的楚楚動人,玲瓏剔透,沾著隔夜的露珠,清香四溢。

喜歡你於冉冉浮生,逸如微塵的樣子;喜歡你在那年,梔子花開的時節,採一瓣陽光,置在心房;喜歡你用透明的水晶心,以詩意的姿態自居。

喜歡你我共有的那一葉清秋夢,喜歡與你攜手徜徉在風居住的街道。

文字為媒,我們的友誼盛開得一如那朵青花。

性情的投合,使得我們任憑怎樣也看不卷彼此眼中那一抹詩意的感傷,詩意的柔媚。

山一程,水一程,季節的輪回中,我們行走於文字的阡陌之上,懷揣著一顆詩意的心,做著詩意的事情。

生活早已如一汪深潭,一日復一日,一年復一年。

在這樣簡單的生活裏,突然聞見一朵青花的幽香,還有誰,能夠抵擋她的柔美?

很多時候,我們把滿滿的信任放在彼此的掌心,把那些不堪剪的心事如煙花一般在夜幕下盛開。

那麼近,那麼遠,我們用堅韌的感知澆灌著友情的花朵。

「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那是誰人的等待?

一朵青花綻放,我立在煙雨深處,看前方浩渺長空,我們在文字的風中起舞,任憑心事滑落,不成詩,也見韻。

就像此刻,我把昨夜儲存在腦海中的文字在指尖盛開,開成一朵朵你愛憐的青花。

那朵青花,就像你眼中的那一縷七彩的塵煙,帶著當時的清麗繾綣,飄在你的記憶深處,從昨夜的夢境裏走出,在我的眼前妖嬈地綻放。

我看著你,在夕陽斜下的黃昏,靜靜地行走在一截萬年青的夾道內,想著那一朵青花,想著她安雅清麗,看著青花的韻味幽幽綻放。

一曲歌,在午後的江南煙雨中迂回不止。

歌聲中,你走來,如一朵青花般素雅:

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炊煙裊裊升起隔江千萬裏

在瓶底書漢隸仿前朝的飄逸

就當我為遇見你伏筆

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撈起暈開了結局

如傳世的青花瓷自顧自美麗

你眼帶笑意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