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無痕,無法記錄短史,就讓一切走遠,只當錯過,回頭再難。

給自己一個傷心的理由,卻始終微笑。

這樣的微笑奇怪,因為,我不想驚動我的睫毛,引出一串串沒有休止符的淚。

遠離,明智的選擇。

又是午後,我不知道為什麼偏偏在午後時分想起你,讓陽光過濾你的影子,在漫步的花傘下留下長長的回味,讓我承載陽光的傘,給足你的面子。

小鳥仍在樹上不知疲憊的鳴叫,低一聲,高一聲,有時還能看見喜鵲的羽毛,那抖擻的羽毛,掩在綠蔭中,蹦蹦跳跳,撫著心靈的微塵。

廢墟上的空心菜和紅薯葉子總是在瘋長,每當路過,那些綠綠的一抹便爬過心跡,在炎熱中透出絲絲涼意。

遇見本身就是傻傻的結局,可我卻一直傻了下去,直到我仰不見高樓的時候,我才恍然自己站在紅塵的邊緣地帶,做了江堤上送別的柳浪。

這個時候,我才明白,原來文字是遊戲,既愚弄了你,也愚弄的我。

我唯一的選擇是無悔。

午後的街面格外平靜,街邊除了幾張大紅傘和傘下慵懶的賣瓜人,幾乎不見行人。

稱上一個西瓜,抱回風扇「吱吱」作響的房間裏,切開西瓜,紅瓤露了出來,切成一塊一塊的,然後放一塊在嘴裏,頓時便有一股清涼的感覺。

唇齒之間,我暫忘了淡淡的憂傷。

沒有人願意重復,我只是把某種圖譜的符號在腦細胞裏收藏。

一切都是過去式了,我不再等待。

人生太多的中午了。

也是那個中午,一把傘遮住了濛濛小雨的初春,月臺外的廣場走動著南來北往的人,那一刻,我的心態好復雜,一列列火車駛過,又一列列火車停下,陌生的臉,一張張的從身前晃過。

這個時候,讓人想起,離散只是車輪,夢也車輪,醒也車輪,如果被碾碎的,那只是日曆翻過的日子。

一小兜貢桔迎來了熟悉的臉龐,隨著簇擁的人流進入速食店。

兩份香菇雞套餐,一份免費的排骨湯,倆人對視而坐。

慢慢的,我感覺緣分的距離在縮短,那壁畫上 的瓜果,沒有芳香,但卻能聚調百味。

一場小小的聚會,讓我刻骨銘心了許久的日子,就像從餐桌上拿走了那瓶橙汁,一直有一種甜甜的愜意。

遠離,明智的選擇。

在我的文字空間裏,我會尋到散文一樣的情節,詩歌一樣的句子,還有被眸光染紅的血色殘陽。

我不知什麼該失去,什麼該得到?

在這奇奇怪怪的紅塵之中,我像一隻困在木格子的鸚鵡,總是抖動著幻想,唧唧而歌;那些繁復的腳步,總是匆匆來來去去,這是我的幸運。

我不願在一個沒有驛站之處,面對空空的粉牆,表白癡癡的心性,作無謂的婉轉。

每晚的搓衣聲,伴著我入夢,莫非冥冥中會有契機發生?

還是讓枯燥的年輪上樹樁上長圓,當我再回首時,我是否會為無數個美妙的瞬間感恩?

躲在樹蔭裏的鳥鳴,怎麼也喚不起靈感。

蝴蝶飛舞的日子,金龜子也在玉米桿上笨拙的攀爬,結籽的玉米桿上冒著一穗穗紅纓;紫色的茄子花早已開過,兩尺高的葉桿上結出了一顆顆鮮亮的長條茄子。

逼人的熱氣從土壤裏冒出,一陣風吹過,半山坡上的竹葉也沙沙作響。

越是平淡,也越讓人忘記,記憶如風。

其實,也並非難懂。

窗簾的褶皺,蔽去了紫外線的襲擾,那些過去的事兒也隨之閉鎖。

忍一天的暑熱,還心境一絲清涼,把自己從無奈中解脫出來。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