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是午後,忘記了那種風輕雲淡的感覺,匍伏在文字上,那一抹糾結,總是纏繞心間,隱忍的鏵犁刨開歲月的往事,誰在乎粘稠一般的心痛?

故作輕松的一揮手:讓它隨緣而去。

離殤,此情不可遇。

即使今後的日子疊加在一起,那也只是單純的重復。

雲聚雲散,天空上行走的煙雲沒有結局。

陰晴的心情,開合著記憶的匣子。

窗外那盆蘭草,開始發出了新葉,雨幕從葉子上斜斜的飄移,零亂的雨滴在屋簷下敲碎,騰起半尺高的水霧,濕了路人裙邊的迷亂,卻喚不起一絲昔日的記憶。

窗戶對面的那株廣玉蘭已經謝了,潔白也跟著遠去了,眸光觸及到寬大墨綠的葉子,勉強給人一抹雨中的新意,只當一個個日子在雨中過往。

越是想停留,日子過得更快,絲毫沒有倦怠的意思,我無意中留住了一地濕潤。

離殤,總是那麼的突然,讓人猝不及防。

走吧,櫻桃銜在嘴裏,那圓圓的殘紅已盡。

陰山後的雀鳥,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那一抹在風中搖曳的竹葉,隨著遠方的山影,變得青黛,成為視線中模糊的水彩畫。

我在想未來的光芒,是否只是為了一種寄託,寄託也將隨著時針在日夜的空轉。

不相信嗎?

當你奔奔放放的想還原陽光的日子,某一刻臉形又會被往事的情結凝固,一滴水掉落下來,不知是汗,還是淚?

離殤,此情不可遇。

遇見的時刻,無非是眉心跳動最頻繁的時分;而別離的愁,可以鎖一季的煙雨迷蒙,直到指間不忍的松開為止。

還是讓水千條、山萬座吧,至少地域的距離拉開了時空。

或許真諦就是在地裏瘋長的紅薯藤,茂密的在貧瘠土壤上蔓延,唯有在炎熱夏天陽光的翻曬中,果實才會深深的紮入土壤。

秋後的收獲,才知世態炎涼。

六月的雨,像一段織錦,江堤上的三角梅越來越豔了,花台的月季也串出了花苞。

這方景讓我的視窗太小,容納不下奼紫嫣紅,讓它隨江面漲潮的流水去吧。

從來是落花無意,流水無情,我能捏拿的是淡泊的心境,無須偽造,畢竟我不是生活圈的角色。

別吧,讓我沉默以對,讓從容的日子從桌案上的台曆翻過,翻過去就僅存跳躍和歡愉,別的什麼都不想,我好累。

我想讓一雙眼眸緊閉,在十年後的某一天睜開,那時千丈紅塵也是陌生的,這樣再不可能有絲毫的繾綣了。

我無意去追逐虛浮的繁華,只是寧靜的守候,還原一方窗櫺容納得下的心境。

離殤,此情不可遇。

那個冷冷的清秋,同樣的雨天,兩雙腳嗑響了古鎮的青石板路徑,在幡旗和木屋相夾的小巷中穿行,偶爾聽見店堂裏傳出清脆的葫蘆絲,撩撥起如秋色一樣清澈的心緒。

兩碗拌著紅辣椒的豆花飯,在街邊的呦喝聲中滋味濃烈。

泊在古鎮江邊上的花船,永遠起不了錨,彼此不知記憶能停留多久,在煙雨清霧中,轉瞬消失得無影無蹤,我手裏捧著一瓶酸酸甜甜的蘋果醋。

這個午後絕對沒有任何紀念意義。

我在想,我是否可以撫平我的視線,觀無數傘花在街面上開放,是否可能去揣測不屬於我的人生?

這樣的想,總是越過傘花,迂回到窗櫺上,不管我接受與否,我才知道原來先覺是沒有的,彼此都是凡人,無論怎樣雕飾那些美妙的瞬間,它只是人生的殘片。

夭折就夭折吧,只當人生是一段緣。

我可以阻止荒蕪的侵襲,卻無法阻止命運的作弄。

真的,還是記我收擾不切實際的瞭望吧,畢竟我可以在粉壁上塗鴉玫瑰紅的日子。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