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時光的腳步仿佛一天比一天快,光陰流逝中,生活裏感嘆得最多的就是時間過的太快。

感覺六月是日子過的最充實的一個月了,於公於私,事情都佔據不少空間。

建黨九十周年各種紀念作用中一個個地展開:唱紅歌、黨的知識競賽、徵文、創先爭優半年講評、紅色旅遊排程、黨務公開工作、反邪教宣傳教育作用中、部署七月裏各個政治敏感期防護工作等等,就是這樣一個接一個的工作還有應酬中,時光無聲地流淌著,也剝蝕和消耗著精力和體力。

還好,我始終相信,工作著是美麗的。

如果有一天,沒有了工作,人會將自己放任自由,每天都在培養惰性,時光便在無所事事中打發。

轉眼間,六月還剩下幾天就過完了,牆上的掛曆,因為圖片之精美,所以每次總不捨得將其撕去,所以,到現在,那掛曆還是嶄新如昨。

六月的日子還沒走完,我卻想著來這裏懷念六月,懷念六月裏那些或陽光燦爛或陰雨連綿的日子,懷念那些或親密或疏遠的情感。

六月裏,因為忙,疏了與一些人的聯繫,閒暇了的夜晚,才會將白天經曆的人和事一遍遍地梳理,才發現一些疏漏。

偶爾,會在街頭遇見好久不見的人,便會面對面站著寒暄幾句,簡單說說近況,爾後匆忙離開。

其實,能這樣在街頭偶遇,很有緣分了。

這樣一次相遇,又會將緣分延伸至下一次的相遇,人生,便是一種美好的輪回。





【二】

颱風影響,這兩天老天下足了雨,氣溫一下子從前些日子的最高37度降到了29度。

雨水充斥著每一時刻的眼簾,無論隔著玻璃窗,還是陽臺上,都能看見雨簾密密的,白茫茫的一片,我常常就這樣傻傻地站著看著呆著,思緒若即若離。

直到今天下午,微弱的陽光才得以從厚厚的雲層裏鑽出來。

是哦,居然兩天沒看見太陽了,習慣了陽光的我倒覺得有點受寵若驚。

颱風影響之前其實那幾天都在下雨,只不過只是在每天的下午下,下過後,很快又是陽光燦爛,雖然如此,比起去年,今年好多了,看來今年應該是個風調雨順的年份。

但願,希望如此。

雨後的街道乾乾淨淨,想找一點點煙塵都不知蹤影,對比太明顯了。

前些日子,陽光肆虐的時候,院子裏那兩棵楊桃樹葉子是低垂著的,它們都受不了陽光的如此溺愛。

而下過雨後,那些葉子開始昂頭,色彩變得很綠很綠,綠的仿佛要滴下綠色的水珠子來,看著太讓人欣喜了。

昨天,天上還飄飛著毛毛細雨的時候,我撐著雨傘,特意去那兩棵樹下站著,我看見其中一棵樹上,一點一點粉紅色的花蕾開著,淺淺的色彩裝飾著那一片濃鬱的深綠。

雨珠攀附在葉子上,隨著微微的風欲掉不掉地,我的手輕輕抖動其中一支小枝椏,滿樹的雨珠都落到了我的傘尖。

那種感覺很美。





【三】

應女兒邀請,我開通了新浪微博。

女兒的幾個同學很快便成為我的粉絲。

女兒已經是擁有將近300個粉絲的老博主了。

我看見在她自己的微博裏寫道:「話說果姐(她老媽我)已經侵入各種地盤,我要到哪裏生存去。」

後面跟著一個調皮的表情。

我其實知道什麼意思,卻還是故意逼問什麼意思,女兒嘿嘿地笑著:就是有一種被監控的「敢腳」咯,不過,我的微博裏也沒什麼能讓你監控的內容的。

自從有了微博,我每天都會進去一下,看看我關注的粉絲們都在做些什麼,發什麼感慨,有時我也會轉發或是品論他們的話題。

幾個小女生也樂得和我談天說地,完全將我當成是她們那個年齡段的小朋友,我也自得其樂。

與女兒,我自感覺並無太大隔閡,融洽的成分還是多些的,許多時候我們都把對方當作彼此的好朋友。

塵今天的電話裏說,下半夜就可以查詢到女兒高考的成績了,復讀了一年,女兒自己感覺成績比去年好,但是,還是不敢掉以輕心。

我說,明天可要給我發消息,我很想知道孩子的成績,希望真的比去年好,希望更好更好。

他說會的,明天一定將消息告訴你,但願孩子運氣會比去年好。

我說,其實無論成績好壞,這個大學是一定要上的了,孩子努力過就好,今後的道路靠他們自己去走,父母不可能隨時跟在他們身邊。

大人們想開點,孩子壓力也就不會太大。





【四】

今年的芒果吃了不少,尤其是本地芒,也就是土芒。

海南人大多鐘愛土芒,而對其它品種的芒果似乎興趣不大。

朋友送過來的芒果,「象牙」、「雞蛋」、「青皮」等品種的芒果,果籃裏同時有土芒存在,過兩天,必定是土芒先消滅乾淨,而另外那幾個品種的只好任由它們放壞了的。

內地人不喜歡土芒,說討厭它纖維太多,吃著不方便,還粘牙。

而我們偏偏喜愛土芒的纖維,牙齒與芒果肉碰撞後,汁液流出,會有一點纖維留在牙縫裏,管他呢,爽爽地美美地吃個夠,再來慢慢剔牙,有什麼關係哦。

土芒成熟後散發出一種酸甜的味道,而任何一種品種的芒果散發出來的都是甜膩的味道。

酸酸甜甜,才是讓人喜歡的味道。

今年的芒果產量不錯,據說果質也比去年的好。

但是五月的時候,芒果市場刮起使用乙烯利催熟技術對人體有害的謠言影響,海南芒果的收購價一跌再跌。

一日,朋友給我送來一個尼龍袋子的「台農」(芒果的品種),說是幫朋友管理果園,因為「台農」不好賣,收購價居然只有每斤0.85元,眼看著血汗白費了,一氣之下將果子全分給了朋友。

我自己哪裏吃得動這麼多的芒果過,於是也分給了婆家還有鄰居吃。

訊息時代,媒體的不實報道,給果農的經濟收入造成極大的影響,辛辛苦苦的勞動換來的是傷心流淚。

還好,政府及時採取措施,打擊了謠言,挽回了影響。

六月,還是不斷地有其它品種如紅玉等芒果源源不斷地往外輸送的,這是讓人欣慰的事情。

前些日子,同事們進八公裏那個崗點,都會帶回來很多土芒。

芒果承包商說今年土芒賣點不好,所以大片大片的果園裏,土芒不太有人管。

果樹下經常會掉下一些成熟了的芒果。

上個週六上午,我和同事們一起進去那裏,在果園裏隨便走,都能看見樹下滿是熟透了掉下來的芒果,樹上還掛著很多黃頭了的芒果,看上去,那些樹非常漂亮。

同事們有的就站在樹底下,挑選一些剛掉的果子,剝開皮,徑自吃開來了,吃了一個又一個,嘴裏還說著,真的別浪費了,太好吃了。

幾個吃下去,肚子就飽飽的了。

芒果果實含有糖、蛋白質、粗纖維等多種元素,能補充身體的能量,肚子餓的時候,吃芒果,既能解饞,又能填飽肚子,兩全其美。

看著遍地掉落的芒果,那場景,讓我想起小時候看的朝鮮電影《摘蘋果的時候》,芒果成熟的季節,摘芒果,也是樂趣多多呢。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